ST中珠告赢独山县人民医院:后者一审被判赔偿欠付租金超2200万 项目源自神秘女富豪牵线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ST中珠(维权)告赢独山县人民医院 后者一审被判赔偿欠付租金超2200万,项目源自神秘女富豪牵线

  每经记者 曾剑 每经编辑 魏官红

  2020年7月,一则自媒体发布的探访视频,使得西南小城贵州独山县“负债400亿元”一事引起广泛关注,登上热搜榜。

  彼时,多家上市公司因在独山县有业务活动而受到外界的关注,ST中珠(600568,SH)便是其中之一,公司控股子公司横琴中珠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横琴中珠)与独山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独山医院)进行了融资租赁交易。然而,独山医院严重欠付租金及违约金。据ST中珠5月26日晚间披露,横琴中珠在起诉独山医院的案件中一审获胜。

  独山县人民医院一审败诉

  据ST中珠公告,横琴中珠收到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判决书》,法院就横琴中珠诉独山医院、独山县通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达投资)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结果为:被告独山县医院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横琴中珠支付已到期未支付的租金2256.6万元及其违约金,支付所有加速到期租金520.81万元及其违约金;支付逾期支付租金产生的违约金14.78万元等,通达投资对独山医院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启信宝显示,通达投资的全资股东为贵州鑫凤实业集团,贵州鑫凤实业集团由独山县国有资产和金融业发展服务中心全资持股。

  横琴中珠与独山医院的债务纠纷始于融资租赁业务合作。2017年12月,横琴中珠与独山医院签订《融资租赁售后回租赁合同》等合同;并与通达投资签订《担保协议》,约定通达投资对独山医院签署的合同项下全部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担保。

  ST中珠表示,在合同执行过程中,独山医院多次延期支付租金,在双方协商调整租金还款计划后,独山医院仍严重欠付租金及违约金。2021年12月17日,横琴中珠提起诉讼,要求独山医院支付已到期未支付的租金及违约金,要求通达投资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对于ST中珠而言,如果能够在上述诉讼中最终获胜,对公司的业绩无疑大有裨益。2021年度,ST中珠净利润亏损2.11亿元;今年一季度,公司净利润亏损410.79万元。

ST中珠告赢独山县人民医院:后者一审被判赔偿欠付租金超2200万 项目源自神秘女富豪牵线

  项目源自神秘女富豪的牵线搭桥

  横琴中珠与独山医院的合作,源自神秘女富豪的牵线搭桥。

  去年8月,ST中珠宣布收购横琴中珠15.31%股权。横琴中珠本就是ST中珠的控股子公司,在此情况下,上市公司收购其部分股权的必要性也引起了监管层的质疑。同年9月,ST中珠在回复上交所监管工作函时透露,这场收购源于卖方张誉萨女士当初注资横琴中珠的款项来源违法,如今这笔款项需上缴国家财政。上市公司称,由于通过减资方式退出不合规,股权转让成为了相对可行的方式。

  ST中珠曾于2017年8月宣布,因业务发展需要,为发挥各方优势,拓宽横琴中珠的投资资源,拟以增资扩股方式引进自然人股东张誉萨。此次增资,张誉萨出资1.06亿元,增资后持有横琴中珠38.41%的股权。

  张誉萨出生于1973年,住所位于成都市武侯区桐梓林中路1号。桐梓林属于成都的老牌豪宅区域;以身份证号码判断,其是成都本地人士。张誉萨也十分低调,此前的公开报道并不知晓成都有这样一位女富豪。

  ST中珠在回复上交所监管工作函时称,在入股后,截至2017年12月28日,横琴中珠经张誉萨及其配偶推荐并最终合作的融资项目合计9个,项目承租人包括花垣县人民医院、独山医院、大英县人民医院等。这些项目的租金总额达4.71亿元,其中本金4亿元,利息7090万元。其中,横琴中珠对独山医院项目的投放本金为5000万元,抵扣保证金后的租金余额为2577.41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张誉萨及其配偶曾在2018年1月向横琴中珠出具《不可撤销连带责任保证函》。其承诺:“由本人及本人配偶自愿为推荐并最终与贵司成功合作的融资租赁项目,向贵司提供不可撤销连带责任保证。附表1中的项目或未来由本人及本人配偶推荐与贵司合作的融资租赁项目,如承租人未能依约履行还款义务的,本人及本人配偶无条件对该承租人的还款义务及违约责任向贵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不知横琴中珠是否有向张誉萨方面索赔。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9月末,ST中珠收购横琴中珠15.31%股权的交易遭公司股东大会否决,张誉萨的减持意愿未能达成。

发布于 2022-05-26 23:05:12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9
目录

    推荐阅读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