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进入“寻气竞赛” 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进口计划面临风险

  原标题:欧洲进入“寻气竞赛”,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进口计划面临风险

  【文/观察者网 齐倩】俄罗斯设下的最后期限已过去近一个月,保加利亚、波兰、芬兰和荷兰等国在拒绝“卢布结算令”后,相继被断气。在此情况下,高度依赖俄气的欧洲国家一边向俄方妥协,一边寻找“后路”,加快在全球市场寻找替代能源。

  目前,法国、德国和荷兰等国正在推进液化天然气进口项目,其中德国首个自有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已于5月初开工。欧洲多国也竞相购买进口液化天然气(LNG)所需的关键装置,但此举却让全球最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之一的澳大利亚“遭了殃”。

  据路透社5月31日报道,澳大利亚此前启动了五个液化天然气进口项目,以弥补东南部人口稠密地区的天然气缺口。但现在,由于欧洲“插足”,液化天然气再气化关键装置订单陆续被撬走,这些项目恐难以为继,而澳大利亚东南部地区在两年内或将面临供应短缺的风险。

  瑞士信贷分析师卡沃尼科(Saul Kavonic)表示:“欧洲正在抢购所有的备用液化天然气产量和任何备用的浮动再气化装置的产能。因此,留给澳大利亚产能已所剩无几。”

欧洲进入“寻气竞赛” 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进口计划面临风险

  欧洲开启“寻气大赛”,抢购LNG进口关键装置

  3月3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天然气“卢布结算法令”,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解释称,法令实际生效时期将在4月下旬或5月份到来。对于“卢布结算令”,欧盟的态度起初强硬,呼吁成员国抱团抵制。但随着最后期限的临近,加之能源禁令迟迟难以推出,欧盟的态度也有所软化。

  匈牙利早已明确表示,不会寻求俄罗斯天然气以外的替代品。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近日与普京通话,称该国获得整个欧洲最优惠的天然气价格。此外,一些欧洲国家曾被曝已研究用卢布买天然气的方法。

  距离俄罗斯设下的最后期限已经过去近一个月,“卢布结算令”也开始动真格。截至目前,俄气近期暂停了对保加利亚、波兰、芬兰和荷兰的天然气出口,因为这些国家拒绝遵守支付要求。丹麦在拒绝俄罗斯的卢布支付要求后,也面临着供应减少。

  值得一提的是,欧盟国家一半以上的能源产品依赖进口,其中俄罗斯提供了41%的天然气、46%的煤炭和27%的石油。公开资料显示,俄罗斯通过管道向23个欧洲国家供应天然气。据欧盟委员会3月所称,这种能源依赖至少还将持续5年,直到2027年。

  在此情况下,欧洲国家加紧找“后路”,包括在全球市场寻找替代能源,以及竞相购买液化天然气(LNG)所需的浮式储存和再气化装置(FSEU)。目前,法国、德国和荷兰等国正在推进液化天然气进口项目,德国首个自有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已于5月5日开工。

  今年3月,美国与欧盟签订了一份“历史性”天然气出口协议,增加对欧盟的液化天然气出口。韩国4月曾表示,决定向欧洲地区提供韩国政府储备的部分液化天然气。

欧洲进入“寻气竞赛” 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进口计划面临风险

  但路透社报道称,正因为欧洲各国忙着抢购,澳大利亚恐将面临液化天然气供应短缺的风险。

  澳大利亚虽是全球最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之一,但其产量主要出口至亚洲国家,且主要气田远离悉尼和墨尔本等东南部人口稠密的大城市。因此,为满足东南部的消费需求,该国正在推进液化天然气进口项目。

  欧洲“插足”,澳大利亚“遭殃”

  澳大利亚现阶段共有5个液化天然气进口项目,但大多数尚未达到锁定客户或再气化基础设施的阶段。路透社称,现在,这些项目的关键装置正面临来自欧洲买家的竞购。

  当被问及是否能确保FSEU的原定建设计划时,澳大利亚拟议的5家液化天然气进口接收站的所有者(澳大利亚能源公司Viva Energy、Squadron Energy、Venice Energy、Vopak和EPIK)表示,他们正在继续进行其既定项目的运转。

  Viva Energy公司的目标是今年在墨尔本附近的城市建立一个液化天然气进口接收站,但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奥尼尔表示,他们在挪威设备商Hoegh LNG预定的再气化装置订单最近被德国买家撬走。

  Hoegh LNG于5月5日宣布向德国公用事业公司RWE提供两个FSRU装置,而希腊液化天然气船东Dynagas则宣布向德国能源巨头Uniper提供两个FSRU装置。

  奥尼尔上周告诉路透社,他们仍在与Hoegh LNG就装置购买问题进行谈判。他直言:“我认为,是否能获得FSRU一事具有挑战性。所以我有点担心,实际上,欧洲发生的事情会推迟澳大利亚的机会。”

欧洲进入“寻气竞赛” 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进口计划面临风险

  Squadron Energy公司的接收站正在建设中,他们的目标是2023年底之前为第一批液化天然气进口做好准备,并为该地点租用一个Hoegh LNG公司的名为“Galleon”的浮式储存和再气化装置。

  Venice Energy公司在南澳的外港液化天然气项目正在与希腊液化天然气运输公司GasLog合作制定FSEU计划,该计划可能涉及改造一艘液化天然气运输船。该公司希望在2024年第二季度前拥有一个自己的FSEU,但这将由造船厂而定。

  但相比租用现有装置,寻求一艘新建的FSRU,将会带来更长时间的工期延后。挪威设备商Hoegh LNG告诉路透社:“如果你今天订购了FSRU,最早可能会在2026年交付。”

  澳大利亚竞争监管机构3月曾警告称,如果没有液化天然气进口,该国东南部地区将从2024年冬季开始面临供不应求的局面。“更令人担忧的是,到2026年或2027年,预计整个东海岸都会出现(天然气)短缺。”

发布于 2022-05-31 23:05:16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7
目录

    推荐阅读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