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曾相识燕归来

似曾相识燕归来

  4月末的一天,早晨刚起床,妻子突然惊喜地喊我:“快来看,燕子回来了!”

  燕子来我家已经快3年了。真没想到,身居都市,住在高楼,居然有燕子来家里筑巢,而且秋去春临,寒来暑往,一来一去,竟度过了3个年头!

  燕子是2020年夏天来到我家。那天妻子突然发现阳台室内窗户上方的墙壁被抹了一道泥。她看到,有三五只燕子在阳台外盘旋,燕子飞进飞出,不停地忙碌。过了不久,这道泥线变得又粗又厚。妻子兴奋地告诉我,她猜测燕子要在我家筑窝,那道泥线就是筑窝的基础。秋天来了,燕子们放下未完工的工地,飞到南方去了。

  2021年春天,燕子们回来了。它们在那道泥线上忙碌,一天早晨,妻子又在阳台上惊呼:“快来看,燕子窝垒起来了!”我跑到阳台上,看到一个碗状的泥窝贴墙而起,这个窝每天在向天棚上延伸扩大。一个形状像海螺的黑黝黝的燕窝傲然挂在我家阳台天棚之上。大大的海螺肚子应该是母燕孵育小燕的产房和育婴床,收窄的海螺嘴应该是燕子家庭出入的走廊。燕子们仍然锲而不舍地衔来小草铺到窝里。我发现燕子筑巢是三五成群集体完成的。

  过了一段时间,在阳台浇花的妻子又喊我:“快来听,是不是孵出小燕啦?”我到阳台上,听到燕巢里传出叽叽喳喳的声音。抬头望去,几只墨绿色的小脑瓜伸出巢外,叽叽喳喳鸣叫时,可以清晰地看到它们的黄嘴丫。燕子夫妇衔虫飞来,看见阳台上的我们,焦急地在阳台外盘旋。我们知趣地退回室内,燕子夫妇俯冲般轮流窜入,估计在喂食雏燕。

  又过了几天,竟有小燕停在栏杆上四处张望,其中一只落在阳台上,昏头昏脑竟飞入室内,它又急又怕,找不到出口,扑扑楞楞地几次撞在玻璃窗上。我只好在地面捉住它,通过手掌上的皮肤,可以感受到它那绒绒的羽毛和微微发抖的幼小身躯。小燕的黄嘴丫尚未褪净,黑中带有墨绿色的羽毛,背上有一片褐色的区域,而胸腹部是一片洁白,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双闪着稚嫩而明澈的眼睛。我把小燕放到阳台地面上,它双翅一展,飞到栏杆上,又一纵身,飞到空中,跟随大燕在空中盘旋。

  在燕子家族飞去飞来中,秋天到了,风中不但夹送些许凉意,也不时摇落几片黄绿相间的叶片。一次出差归来,妻子颇显失落地告诉我,几日不见燕子,估计它们飞去南方了。从此,阳台上总显得空荡荡的,妻子十分遗憾地对我说:“不知明年春天燕子是否会回来?”

  我把燕子在我家筑巢的照片和视频发在网上,朋友们纷纷发来微信祝贺。家有燕巢,会引来一片祝福,令我始料不及。

  中国古代民间素有燕子崇拜,形成了丰富多彩的燕文化。甲骨文的“燕”字是十分写实的燕子形象:长而尖的翅膀,尾巴分叉,还有一个像鸟似的头。上古时的殷商人认为他们的始祖来源于“玄鸟”。《诗经・商颂・玄鸟》曰:“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茫茫。”许多专家认为,玄鸟是燕子。玄鸟生商是殷族的创世神话。

  燕子后来由殷商民族的始祖崇拜,转化为地域名称。燕多次被地方政权当成国号。第一个是西周到春秋战国时的燕国。周武王灭商后,封其弟姬

发布于 2022-06-05 11:06:10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10
目录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