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爆款基金华安基金饶晓鹏旗下华安聚优精选 发行两年来份额跌去70% 最大回撤达44% 成立以来收益率-15%

  原标题:爆款基金今安在?星光暗淡,一地鸡毛

  核心提示:

  爆款基金的背后,是基金公司对做大规模的强烈追求,以及基金公司、销售渠道等利益共同体的联手助推。在爆款基金链上,基金公司、销售渠道、网络大V、广告商等赚得盆满钵满,众多投资者则成了“韭菜”。

  监管部门已关注到基金发行中的乱象。《关于加快推进公募基金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明确提出,着力打造行业良好发展生态。牢固树立以投资者利益为核心的营销理念,践行“逆向销售”,加大投资者保护力度。切实摒弃短期导向、规模情结、排名喜好,坚决纠正基金经理明星化、产品营销娱乐化、基民投资粉丝化等不良风气,改变“重首发、轻持营”等现象。

  先看一张表。

昔日爆款基金华安基金饶晓鹏旗下华安聚优精选 发行两年来份额跌去70% 最大回撤达44% 成立以来收益率-15%

  上表是2020年至2021年发行总份额在100亿份以上、且一日售罄的25只爆款基金的近况。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报,这25只基金中,最新份额(A/C份额合并统计)仍超百亿的仅存7只;截至今年5月31日,以上基金成立以来回报率为正的仅有6只(A或C份额的统计数据结果相同)。

  “眼见他发行时轰轰烈烈,眼见他管理时力所不逮,眼见自己越亏越多。”2020年“追星”买了50万元爆款基金的投资者李庆(化名),套用《桃花扇》中的唱词诉说了自己的感受。

  记者调查发现,爆款基金的背后,是基金公司对做大规模的强烈追求,以及基金公司、销售渠道等利益共同体的联手助推。在爆款基金链上,基金公司、销售渠道、网络大V、广告商等赚得盆满钵满,众多投资者则亏得心碎,不少人“割肉”离场。

  业内人士表示,公募基金作为普惠金融的代表,是“增加城乡居民金融资产等财产性收入”的重要承担者,其职责使命与实现共同富裕息息相关。但从爆款基金来看,一些公司并没有很好地承担起这一社会责任,更没有恪守信托精神和客户至上原则,眼光短浅,利在义先,不仅损害了投资者利益,也有损基金行业的高质量发展。

  证监会日前发布的《意见》明确要求,行业发展要以投资者利益为核心,正确处理好规模与质量、发展与稳定、效率与公平、高增长与可持续的关系,着力提高投资者获得感,切实做到行业发展与投资者利益同提升、共进步。

  规模、业绩遭双杀

  和网购中的爆款产品含义类似,爆款基金是指那些市场关注度非常高、申购人群特别多、认购申请金额远远超过需要募集金额的基金(本文中,除特别注明外,爆款基金均指发行募集不超过5天、份额超过50亿元的公募基金)。

  2019年开始的赚钱效应,让公募基金在2020年进入发行大年。一些明星基金成了市场宠儿,受到投资者狂热追捧。

  2020年1月8日,交银内核驱动60亿份额一日售罄,拉开了新基金发行爆款行情的序幕。

  2020年2月18日,睿远均衡价值三年混合有效认购资金达1223.8亿元,不仅远超60亿元首募上限,还打破业内尘封13年的单只基金认购资金纪录。

  但这一纪录仅保持了5个月,就被鹏华匠心精选刷新。2020年7月8日,鹏华匠心精选单日认购金额达1371亿元,轻松超越300亿元的首募规模上限。

  一山更比一山高。

  2021年1月,易方达竞争优势企业创出认购2398.58亿元的新纪录,成为公募基金史上首只认购规模超2000亿元的基金。

  据统计,2020年、2021年全市场共发行爆款基金186只,发行份额合计1.71万亿,占公募基金发行总规模的28.14%。爆款基金也成了彼时行业最热的关键词之一。

  盛极必衰。随着市场波动加剧,这些红极一时的爆款基金,如今大多“金身难保”,规模缩水,业绩下滑。

昔日爆款基金华安基金饶晓鹏旗下华安聚优精选 发行两年来份额跌去70% 最大回撤达44% 成立以来收益率-15%

  截至今年一季度,186只爆款基金规模合计1.18万亿元,缩减超过30%。其中,规模超百亿元的47只基金中有36只跌至百亿元以下,18只不足50亿元。当时募集规模前十大的爆款基金,份额缩水幅度均超过50%,最高的达87.55%。

昔日爆款基金华安基金饶晓鹏旗下华安聚优精选 发行两年来份额跌去70% 最大回撤达44% 成立以来收益率-15%

  从业绩来看,由明星经理管理的一些爆款基金也是惨不忍睹。三日内售罄的39只百亿元基金中,截至今年5月31日,成立以来仅有12只净值在1以上。按爆款基金成立以来计算,鹏华创新未来、前海开源优质企业6个月分别亏损38.34%和35.99%;鹏华汇智优选、南方兴润价值等基金净值的跌幅均超过25%。

  有人亏钱,就有人赚钱。那么,前两年发行的这些爆款基金中,哪些机构受益了?哪些投资者被割了韭菜?

  基民亏 机构赚

  爆款基金的出现,是市场多方共同推动的一个结果,但处于同一链条上,境遇却大相径庭。参与群体最大的,往往是受伤最深的。

  某社交平台上,一位新基民吐槽:“去年,买了两只爆款基金,现在平均亏损19%。”另一位新基民则感叹:“买入一年,被深套30%血汗钱。”

  据天相投顾统计,近两年新发的爆款产品自2021年初至今年一季度累计亏损约1792亿元,主要亏损来自今年一季度,约为1627亿元。

  相比基民的亏损,基金公司却赚得盆满钵满。天相投顾统计,2021年,我国公募基金行业管理费总收入为1418.19亿元,同比增长52.31%。其中,非货币市场基金管理费收入1174.38亿元,同比增长62.29%。

  银行、券商等代销基金的各类渠道,同样赚得荷包鼓鼓。

  天相投顾披露的数据显示,2020年、2021年,纳入统计的145家基金公司旗下6263只基金共向销售机构支付客户维护费分别为241.14亿元、408.6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6.57%、68.24%。

  基金公司支付给销售机构尾随佣金的增速,也远高于自己同期所收管理费的增速。其中,2021年客户维护费超过管理费的基金多达254只。

  例如,备受投资者认可的睿远基金,即便有陈光明这块金字招牌加持,2020年上半年尾佣比率仍高达39.11%。

  从爆款基金链上分一杯羹的,还有为基金销售摇旗呐喊的一些广告商、网络大V等。

  2020年至2021年,上海陆家嘴的上海中心大厦、广州珠江新城的广州塔等地标建筑上,经常出现爆款基金的火热宣传广告。北京国贸地铁站、上海世纪大道地铁站、广州体育西路地铁站等人流密集的地铁站点,也曾一度被各大基金公司的产品宣传海报牢牢占据。

  羊毛出在羊身上。申购费、赎回费、管理费、营销费、服务费等各色名目的费用,最终都是基民买单。

  圈粉、造星、抱团

  每一只爆款基金都离不开销售端。在互联网时代,直接或间接参与销售的机构和个人越来越多,薅羊毛的也随之增加。

  蚂蚁基金在取得公募基金代销资格后,侧重吸引传统代销渠道之外的长尾客户,包括大量没有基金投资经验的年轻客户。这种充满互联网风格的打法正中年轻人下怀,经其推广的基金经理几乎都成功“出圈”,产品陆续成为爆款。很多年轻人像追星一样迷信上明星基金经理,有的还建立了粉丝后援会。

  一些基金公司有意迎合市场,打造明星经理、网红经理。“一哥”“一姐”“科技捕手”“成长股猎手”“国民基金经理”等标签被贴到了基金经理身上,有些基金公司甚至用“X剑客”这样的标签,一次性造出多颗“星”。明星基金经理的光环引来众多投资者追捧,申购资金蜂拥而至。

  比如,2020年,在鹏华匠心精选发行前夕,营销团队通过铺天盖地的宣传造势活动,让王宗合成功“出圈”,一日认购资金超1300亿元。王宗合也被戴上了“国民基金经理”桂冠。

  为了获得广告投放和销售提成,部分互联网基金销售机构在所推送的爆款基金上冠之“精选”“严选”“金选”之类的词汇,吸引大量投资者申购。

  一些大V们在B站、微信、QQ、小红书、知乎等平台上向各自粉丝卖力吆喝,“带货”基金。

  还有不少券商和网络博主联手“围猎”粉丝。博主从券商的产品清单上选择基金推荐给粉丝,粉丝购买之后,券商按比例进行分成。在小红书等平台上,也有博主与银行渠道合作分销。

  相比新崛起的互联网渠道,作为基金销售主流的传统银行则加强了对客户的精准营销。

  某大型基金公司渠道人士魏旻(化名)告诉记者,为了完成爆款基金的发行任务,银行与基金公司紧紧抱团,常常一起开销售经理营销会,会上压指标、抽大奖。

  为了吸引新老客户,银行使尽营销招术。比如,让客户赎旧买新,买基金送米、油、小电器等物品。

  圈粉造星、过度营销。如果把基金管好,让基民赚钱,倒也皆大欢喜。但是,许多爆款基金成立后,就跌跌不休,让投资者大失所望,不得不怀疑其管理能力。

  “小马拉大车”

  爆款基金通常在市场高位时成立。作为持牌的专业理财机构,公募基金公司内心非常清楚,后面意味着什么。

  “规模是业绩的天敌。爆款基金规模越大,对管理人的专业能力和管理经验要求越高,但现实中这样的人才非常少。”资深FOF基金经理田亮(化名)说,一些公司找不到经历过市场大风大浪的成熟管理人,就把羽翼未丰或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匆匆推上前台。

  力小而任重,鲜不及矣。

  查看业绩下滑的爆款基金,记者发现,不少基金经理之前所管的基金规模都很小,而且业绩一般。

  以王宗合为例,截至2019年底共管理7只基金,总规模33.43亿元,最大的11.86亿元,最小的仅0.14亿元。2020年7月,王宗合开始管理爆款基金——鹏华匠心精选,虽然规模跳上几个台阶(截至2021年底,管理规模超过300亿元),但收益节节下滑。截至5月31日,鹏华匠心精选A成立以来收益率为-21.77%,2021年在同类1531只基金中排名倒数第26。他管理的另一只爆款基金——鹏华创新未来到今年结束封闭期时,在同期发行的5只创新未来基金(易方达创新未来、中欧创新未来、华夏创新未来、汇添富创新未来、鹏华创新未来)中表现最差,截至5月31日,成立以来的收益率为-38.34%。

  田亮认为:“让从业年限短、过往管理规模小的一些基金经理,突然跳级去管理几百亿元、上千亿元的爆款基金,犹如‘小马拉大车‘。”

  再比如郑澄然,2015年7月取得证券从业资格,2020年5月开始管理基金,9个月后就担任一只发行规模达79亿份基金的基金经理。“管理规模从0到目前超过300亿元只有两年,这种火箭式速度让人担心。”田亮说,该基金净值大幅下跌,截至5月31日只有0.8643元,成立以来最大回撤37.55%。在今年3月市场剧烈波动中,该基金净值最低回撤至0.6662。

  “新手”力不从心,能力强的老基金经理,同样难以承受爆款基金规模之重。

  以招商基金王景为例,她可能是市场上为数不多的“双十”基金经理(从业十年,年化回报超10%),2015年开始管理的招商制造业转型A年化回报达16.80%。应该说,王景是有能力管好基金的,但2021年开始管理爆款基金,并在规模突破300亿元后,表现渐失水准。截至5月31日,招商品质生活A自成立以来亏损超20%,招商品质升级A、招商蓝筹精选A成立以来跌幅超15%,这3只基金成立以来最大回撤均超过30%。

  “人的精力和能力都是有限的。”田亮说,基金经理管理的规模上限是由其投资能力、风格和换手率等多个因素决定的,不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基金经理鲜买爆款基金

  专业人士的眼睛是雪亮的。对于爆款基金,许多明星经理的同行并不买账,“不买爆款基金”已是基金业内公开的“秘密”。

  观察基金“专业买手”FOF的持仓,很少出现爆款基金的身影,广发核心优选六个月持有、东方红欣和平衡配置两年持有、兴全优选进取三个月是目前市场上规模较大的三只偏股混合型FOF。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前十大重仓基金中均没有2019年以来新发的爆款基金。

  “其实,爆款基金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基金经理陈林(化名)对2007年那批爆款QDII基金的发行经历至今历历在目,“当年网络远没有现在普及,很多人要到银行大堂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购买基金,现场出现了来不及下单的投资者怒斥大堂经理的情况。”

  陈林说,当时上证指数突破6000点,基金销售火爆,1只QDII认购1000多亿元,3只QDII发行规模在300亿元左右。2008年,市场大跌直接把这4只QDII基金净值打到0.4元以下。直到2020年11月,这4只QDII基金的净值才回归面值之上。但随着本轮市场调整,又全部转负,其中一只成立以来亏损近35%。

  “不只是爆款基金,我们连新发基金都几乎不买。”一位FOF基金经理透露,“新基金尚未建仓,建仓的思路和节奏不一定符合要求。而且,渠道力推的基金,不少设置了各种各样的要求,如承诺一个月内不建仓等,这些隐形的约定,我们无从得知。”

  一些专业的基金销售机构对爆款基金也是淡然处之。盈米基金研究院研究总监邹卓宇告诉记者,盈米基金的“且慢”在过去两年行业火热的时候并没有推介过市场上的爆款基金,而是主推那些重回撤、以稳健增值为目标的基金组合。

  邹卓宇说,多数明星经理只是在阶段性的市场中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但不能保证任何市场环境下都能给投资者带来理想的收益。当市场行情与基金经理特点不匹配时,投资者盲目跟随基金经理的名气来选择基金产品进行投资,可能会导致实际收益与预期产生较大的偏差。

  “赛道”明星失速

  爆款基金的背后大多有着一位擅长某一赛道或行业投资的“操盘手”,他们被冠以“消费一哥”“医药女神”“半导体一哥”等美名。站在市场风口时,这些基金净值飙升、千宠万爱,一旦风口过去,常常是一地鸡毛。

  以“网红”蔡嵩松为例,所管理的诺安成长混合以“满仓半导体”被投资者熟知。2019年,自科创板开市掀起科技股涨停潮后,这只基金收获了95.44%的正收益,2020年又收获近40%的正收益,在2020年底规模达到327.76亿元的“巅峰”。然而,当半导体板块冲高回落,蔡嵩松多次被基民推上热搜,之前的夸赞变成了诋毁。截至今年5月31日,诺安成长混合今年以来跌幅达28%。在去年底以来的这轮市场调整中,创下了蔡嵩松任期内的最大回撤-50.72%,基金规模也缩水至今年一季度末的246.16亿元。

  按理说,作为明星基金经理,在市场大跌的时候,回撤控制应该好于市场平均水平,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他们并没有展现出过往的“神勇”。张坤、葛兰、刘格菘等顶流基金经理,从前期高点都创造了40%以上最大回撤,远高于市场平均水平。曲扬、刘彦春、蔡嵩松的最大回撤更是在50%以上,并且打破了其投资生涯最大回撤纪录。

  大幅度回撤引来了批评、质疑、谩骂甚至举报,令人唏嘘。

  “当市场处于某一风口时,基金公司会宣传和包装这一赛道绩优的基金经理,甚至不惜斥巨资将其打造成明星经理,给高薪,提职级,有的还成了公司副总经理。”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基金经理李辉(化名)直言,“明星们也会知恩图报,竭力为公司带来规模。这一‘屡试不爽’的模式已成为基金公司的常规操作。”

  上海一家头部基金公司负责人表示,某些基金经理极端投资某一板块,博取短期业绩排名,规模快速增长到一二百亿元的“成名”故事,像病毒式一样传播并影响着行业其他基金经理们。

  “业内苦爆款基金久矣!”从事基金管理十几年的基金经理徐江安(化名)感叹道。

  期待优化行业发展生态

  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爆款基金的起伏,折射出公募基金业的生态风险。

  “爆款基金很大程度上是缘于专业知识的不对称,投资者由于对基金不了解,本着对基金经理、基金公司以及银行、网络大V、投资专家等渠道的信任才去抢购。”徐江安说,爆款基金的大幅回撤,让许多投资者损失惨重,伤害了投资者对基金的信任,影响行业的健康发展。

  “多年来,一些公募基金的核心诉求是做大规模。有了规模,就有了头部效应,进而继续提升规模,最终实现寡头垄断。”魏旻说,当规模成为公司最重要甚至唯一追求指标时,业绩就排在后面了,相应的一地鸡毛的情形就可以预见。

  “应从公司源头对爆款基金进行引导和管理。”某明星基金经理直言不讳:“市场火热时,公司开门营业,哪有不赚钱的道理?作为基金经理,你不发,基金公司可能就让研究员小王、小李去发了。”

  田亮告诉记者,爆款基金助长了行业跟风攀比的不良习气。一些基金经理从爆款基金中尝到了甜头,为了钱和职位,放松了自律的底线。有时为了维护净值,通过新增资金买入自己持有的股票,推升股价。一旦市场调整,赎回同样股票,导致股价下跌,扰乱了市场。”

  “现在有许多老基金规模很小,没有人重视,因为都去做新基金和爆款基金了。”李辉建议,监管部门可以设立一些制度让基金公司不要一直发新产品。比如,老产品没做好的、基金经理一拖多的,要限制发新产品。

  爆款产品还催生产品代销准入的违法和灰色寻租问题。前段时间被判刑的某银行产品管理处负责产品准入的产品经理,曾向多家基金公司、券商共索贿200多万元。

  业内人士表示,对基金营销中的一些乱象,若涉嫌违法违规,监管层应及时查处并严惩。如果打擦边球,游走在监管的边缘,应引导行业建好制度、堵住漏洞。

  随着《意见》的逐步落地,基民们有望迎来一个更加友好的投资环境。

  编辑:张楠 叶松

发布于 2022-06-06 01:06:12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10
目录

    推荐阅读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