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规减持被处罚,“满地找钱”的华谊兄弟怎么了?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来源: 读数一帜

  卖资产、减持套现、股权质押融资,能补上华谊兄弟的资金缺口吗?

  文 | 王颖

  编辑 | 王立峰 陆玲

  华谊兄弟(300027.SZ)的减持仍在进行。

  此前,因未按规定减持股份,华谊兄弟实控人王忠军、王忠磊被浙江证监局出具警示函,被深交所通报批评,同时计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作为2009年创业板开板28家上市公司之一,华谊兄弟近年来一直负面缠身。2018年以来,其净利润连续四年亏损,合计亏损总额超64亿元。股价也从2015年巅峰时高点持续下跌,跌幅逾九成。

  公司还面临着巨大的偿债压力。5月24日,华谊兄弟公告称,申请对不超过2.1亿元的借款进行二次展期,再次凸显了其现金流的紧张。

  为了应对债务危机,近年来华谊兄弟一直在“卖卖卖”的路上。公司多次变卖此前资金充裕时大手笔收购的资产;实控人王忠磊、王忠军曾卖画、卖房、向朋友借钱,在二级市场不断地减持、质押股票。

  违规减持被罚

  6月6日,浙江证监局发布《关于对王忠军、王忠磊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下称“决定”)。决定称,王忠军、王忠磊作为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在2009年10月30日至2021年12月20日期间,二人持有的公司权益比例由34.41%下降至23.74%,累计变动比例10.67%,其中因2015年8月14日公司实施非公开发行股票导致累计权益比例减少7.54%;2015年11月24日至2021年12月20日,因二人主动增减持、公司回购注销股份、股票期权行权等导致累计权益比例减少3.13%。

  按照相关规定,无论权益减少是主动还是被动,减持比例达到5%的大股东,应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在三个交易日内发布公告,且在该事实发生之日起至公告后3日内,不能再自行买卖该股票。

  而在权益变动比例达到5%时,王忠军、王忠磊未按规定停止买卖公司股份并及时履行报告、公告义务。直至2021年12月22日,二人才披露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浙江证监局决定对王忠军、王忠磊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除了直接减持获得资金,王氏兄弟也持续通过股票质押融资。

  华谊兄弟5月18日公告称,王忠军、王忠磊合计质押股份5.42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96.95%,占公司总股本的19.55%,未来半年内到期的待偿金额为4.6亿元,一年内待偿金额7.7亿元。

  高比例的股票质押,在股价处于持续下行的通道时,便意味着存在较大股权质押平仓风险。

  自2015年6月的高点以来,华谊兄弟的股价整体处于震荡下跌态势。今年以来公司股价已累计下跌34%,截至6月7日,最新报2.6元/股,较历史高位跌去超9成。

  尽管因违规减持被处罚,但王氏兄弟的减持仍在继续。华谊兄弟6月2日公告,王忠军、王忠磊于2022年3月18日至6月2日,累计减持公司股份合计3033.0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9%。减持所得资金正是用于偿还股票质押融资,降低质押风险。权益变动后,王忠军先生、王忠磊合计共持有公司19.98%的股份,仍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深陷亏损泥潭

  华谊兄弟由王中军、王中磊两兄弟共同创立,并于2009年登陆创业板,被称为“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

  曾经的华谊兄弟,在资本市场上风光无限,旗下艺人囊括国内一众明星,如陈道明、刘嘉玲、李冰冰、范冰冰、邓超、黄晓明、姚晨等等,也曾出品过《手机》、《天下无贼》、《非诚勿扰》以及《集结号》等经典作品,但2018年因电影《手机2》而引发一系列阴阳合同、偷税漏税的风波,这也成了华谊兄弟命运的转折点。

  2018年,华谊兄弟出现上市后的首度亏损,此后更是持续亏损。2018年至2021年,华谊兄弟分别亏损11.69亿元、39.78亿元、10.48亿元和2.46亿元,四年亏损总额超64亿元。

  华谊兄弟的连年亏损,与其此前的一系列高溢价并购密切相关。“在华谊兄弟这四年来的所有亏损中,商誉减值才是最主要的原因。”深圳中金华创基金董事长龚涛表示。

  2013年,华谊兄弟花了2.52亿元收购张国立控制的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下称“浙江常升”)70%的股权,溢价36倍。2015年,华谊斥资7.56亿元收购了成立仅1天的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下称“东阳浩瀚”)70%股权,这家公司拥有李晨、郑恺、陈赫等多位明星股东;斥资10.5亿元收购了冯小刚旗下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下称“东阳美拉”)70%股权,估值高达15亿元。

  高溢价收购自然形成了巨额的商誉。截至2015年底,华谊兄弟商誉达35.7亿元,其中,收购东阳美拉、东阳浩瀚、浙江常升形成的商誉分别为10.47亿元、7.49亿元、2.45亿元。但被收购标的公司业绩未达预期,直接导致上市公司需计提巨额的资产减值损失。以2018年业绩为例,华谊兄弟亏损11.69亿元,其中商誉减值就占了9.75亿元。

  业绩未达标,被并购方需支付业绩补偿款。东阳美拉在2018年、2020年均低于业绩承诺。根据对赌协议,冯小刚需合计赔付业绩补偿款约2.35亿元,但相比2015年获得的10.5亿元并购款,冯小刚仍有8亿落袋为安。

  商誉的包袱慢慢卸下,华谊兄弟也表示,未来将逐步剥离与核心业务关联较弱的资产,聚焦主业。

  从2021年业绩来看,虽然亏损同比收窄,但今年一季报,华谊兄弟业绩仍未有好转迹象。

  2022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收1.32亿元,同比下降66.69%;归母净利润为-1.32亿元。

  尽管公司把亏损的原因归结于行业共同的难题——疫情反复。但前爱奇艺副总裁、华策影视高管李文认为,华谊兄弟的业务发展仍难言乐观,“公司目前的这些板块,影视、实景娱乐、IP衍生、艺人经纪等,看起来没有哪个业务能够‘单骑救主’,起到决定性的扭亏作用。”

  从2021年华谊兄弟的业务构成来看,影视娱乐占比达88%,仍然是基本盘。2020年,尽管公司出品了《八佰》这部以31亿元票房登顶当年中国电影票房总榜的电影,但独木不成林,相比博纳影业聚焦主旋律题材、光线传媒深耕动画及青春片。光凭一部《八佰》也无法彻底扭转华谊兄弟的经营困境。

  “在我看来,华谊现在更多的都是参投,自己有话语权的影视项目已经非常少了。像博纳、光线这样的公司,它们都有自己重量级的主控项目,而华谊自己的电影项目比较乏力,只能跟在别人后面做一些小比例的参股。”李文表示。

  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2021年实现营收1.17亿元,占比8%。李文指出,实景娱乐基本上也处于比较弱的状态,虽然华谊兄弟一直号称要做中国的迪斯尼,但它的电影IP跟迪斯尼远不在一个水平线上。过去确实有开发商为了做一些文旅项目,来取得华谊的授权。但现在开发商的日子也很不好过。所以赚授权费的商业模式并不恰当。

  2021年报较为亮眼的,是华谊兄弟的投资收益。公司处置了包括华谊腾讯娱乐、河南建业华谊兄弟文化旅游、华谊兄弟(天津)实景娱乐、英雄互娱在内的多家参股公司股权,最终回笼6.1亿元,不过仍杯水车薪。为了缓解债务危机,华谊兄弟不得不走上了变卖资产的道路。

  但即便如此,公司的偿债压力依旧较大。截至2021年底,公司账上短期借款为5.2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6.1亿元,而期末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5.28亿元,无法覆盖。

  “我认为,华谊兄弟最大的问题就在于2015年的快速扩张,导致自身现金流吃紧以及公司业绩大幅下滑。在现金紧张的情况下,一些好的项目不能主控,这就严重压缩了公司的成长空间。”龚涛称。

发布于 2022-06-07 19:06:12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8
目录

    推荐阅读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