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鑫生活IPO产能消化受考验 机构突击入股抬升估值

  来源: 经济参考报      记者 谢碧鹭 北京报道

  近日,合肥恒鑫生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恒鑫生活”)对外披露了招股书,欲冲刺深交所创业板。《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报告期(指2019年、2020年和2021年,下同)内,恒鑫生活产能没有利用完全,但此次IPO却拟募资扩产。另外,报告期内恒鑫生活还存在未给员工缴纳社保和住房公积金问题,累计未缴纳金额高达1280.54万元。

  2019年12月,恒鑫生活实控人亲属控股平台以1元/注册资本的价格增资100万股,一同认缴的还有员工持股平台和公司员工。为何实控人亲属控股平台能够以低价增资入股,招股书没有展开说明。申报前夕多家机构突击入股,使得恒鑫生活估值在短期内激增,同时恒鑫生活还和机构签订了对赌协议,对公司上市时间作出了约定。

  募资扩产考验消化能力

  据招股书介绍,恒鑫生活以原纸、PLA粒子、传统塑料粒子等原材料,研发、生产和销售纸制与塑料餐饮具。此次IPO,恒鑫生活计划募资82832万元,分别用于年产3万吨PLA可堆肥绿色环保生物制品项目、智能化升级改造项目、研发技术中心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其中“年产3万吨PLA可堆肥绿色环保生物制品项目”为本次募资的重点项目,计划募资金额为53770万元,占募资总额的64.91%。项目计划生产产品包括PLA纸杯、杯盖、杯套、纸碗、刀叉勺和吸管等,通过本项目的实施建成具备生产全系列可生物降解环保餐具能力的智能工厂。

  值得关注的是,报告期内,恒鑫生活纸杯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5.12%、68.69%和77.04%;杯盖产能利用率分别为80.54%、69.26%和81.22%;塑料杯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58.59%、42.70%和73.05%。不仅现有产能没有利用完全,纸杯产能利用率还呈现下滑趋势。恒鑫生活表示,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海外订单出现下滑,公司开工率下降,公司产品产量、销量出现下滑;2021年由于国际贸易摩擦、疫情导致的海运运力紧张、新设子公司海南恒鑫尚处产能爬坡阶段、下半年限电限产等原因,公司产量仍受到一定的限制。

  《经济参考报》记者留意到,恒鑫生活经营业绩并不稳定,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54436.33万元、42444.45万元和71889.57万元,其中2020年同比下滑22.03%;同期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025.28万元、2608.65万元和8026.73万元,其中2020年同比下滑62.87%。而募投项目完成后,恒鑫生活固定资产折旧将会大幅增加,每年将新增大量固定资产折旧,恐怕会给公司经营业绩带来不少压力。

  截至报告期各期末,恒鑫生活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7178.05万元、11864.90万元和14481.10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4.23%、41.21%和39.94%,存货账面价值在不断增加。其中库存商品分别为854.31万元、1529.07万元和3420.21万元,2020年和2021年分别同比增长78.98%和123.68%。恒鑫生活在招股书中提示了“存货规模较大的风险”:如果未来因市场环境发生变化、竞争加剧或公司存货管理不当,导致存货积压,也可能发生存货跌价损失,从而影响公司的生产经营和经营业绩等。

  机构突击入股抬高估值

  2021年6月,恒鑫生活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之前共进行了两次增资。一次是2019年12月,注册资本由6000万元增加至6700万元,本次增资价格为1元/注册资本,认缴人为合肥恒平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合肥恒平”)、合肥恒言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合肥恒言”)及张四化等员工。其中,合肥恒平认缴了479.50万元,合肥恒言认缴了100万元。

  《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合肥恒平为恒鑫生活员工持股平台,合肥恒言为实控人亲属持股平台,合伙出资人为恒鑫生活实控人严德平及其外甥李涵睿和侄女樊昱菲,李涵睿和樊昱菲是否在恒鑫生活及旗下子公司担任职务,为何能够以低价增资,招股书并没有说明原因。另一次增资是2020年12月,恒鑫生活又新增注册资本500万元,本次增资价格为2.26元/注册资本,认缴人为合肥恒平及严秀等公司员工。

  在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后,恒鑫生活又进行了两次增资。一次是2021年11月,公司股本由7200万股增加至7500万股,一次是2021年12月,公司股本由7500万股增加至7650万股。通过两次增资,引进了合肥悦时景朗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肥悦时景晖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无锡复星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3家投资机构。根据最新《监管指引》规定,申报前12个月内产生的新股东认定为突击入股。

  记者进一步发现,上述3家公司入股时,每股作价11.68元,恒鑫生活表示是以2021年预计净利润的10倍PE为基础协商确定。按这个增资价格计算,恒鑫生活的整体估值高达8.94亿元。而在此之前,根据中水致远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评估报告,截至2021年4月30日,恒鑫生活净资产评估值为4.04亿元,远低于机构入股估值价。业内人士认为,估值涉及到新股定价这一关键问题,投资机构之所以愿意以高价突击入股,可能是为了追求公司上市后带来的高额收益。若IPO公司估值较高,上市发行询价阶段便拥有高报价的参考依据,但这一行为可能会损害中小股东利益。

  而且,2021年11月和12月,恒鑫生活及实控人樊砚茹、严德平、严书景与上述3名股东分别签署协议:约定自上述3名股东增资完成之日(以增资入股的工商变更登记时间为准)的48个月内,公司未能实现在证券交易所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以披露的上市公告或者上市公告书中记载上市时间为准),上述3名股东有权将其持有的公司全部或者部分股份按照补充协议约定的条件和条款转让给公司实际控制人等相关事宜。2021年12月28日,恒鑫生活与上述3名股东签署解除对赌的协议,约定对赌协议终止履行,且不含有效力恢复条款。

  《创业板股票首次公开发行上市审核问答》第13条规定:投资机构在投资发行人时约定对赌协议等类似安排的,原则上要求发行人在申报前清理。但同时满足以下要求的可以不清理:一是发行人不作为对赌协议当事人;二是对赌协议不存在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变化的约定;三是对赌协议不与市值挂钩;四是对赌协议不存在严重影响发行人持续经营能力或者其他严重影响投资者权益的情形。而此前签订的对赌协议,恒鑫生活不仅是签约方,而且还对恒鑫生活上市时间有所约定,若对赌协议不解除,恐不符合相关规定。

  部分员工未缴纳社保

  截至报告期各期末,恒鑫生活员工数量分别为1003人、950人和1262人。2019年和2020年,恒鑫生活的社保缴纳人数为498人和611人,实缴人数占应缴人数的52.64%和70.07%。而在住房公积金方面,恒鑫生活的缴纳比例更低,2019年和2020年,其住房公积金缴纳人数仅有101人和171人,实缴人数占应缴人数的10.68%和19.61%。在即将冲刺IPO之际,恒鑫生活将2021年社保和住房公积金实缴比例提高至92.38%和85.03%。

  在未缴纳人数里面,仅有部分为退休返聘人员和当月入职人员,至于为什么没有给其他员工缴纳社保和住房公积金,恒鑫生活并没有展开说明。报告期内,恒鑫生活未缴纳社保金额分别为504.21万元、132.16万元和447.64万元,未缴纳住房公积金分别为85.04万元、70.38万元和41.11万元,报告期内二者合计为1280.54万元。恒鑫生活在招股书中表示,上述未缴纳金额占当期公司利润总额的4.84%、2.46%和4.65%,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不构成重大不利影响。

  业内人士认为,很多企业为了降低成本、增加利润,不给员工缴纳社保,或者让员工自愿放弃,这种行为实际上存在很大的法律风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二条的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经济参考报》记者查阅《社会保险法》:用人单位未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的,由社会保险费征收机构责令限期缴纳或者补足,并自欠缴之日起,按日加收万分之五的滞纳金;逾期仍不缴纳的,由有关行政部门处欠缴数额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依据《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单位逾期不缴或少缴住房公积金的,由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责令限期缴存,逾期仍不缴存的可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恒鑫生活仍然没有替职工补缴该部分社保和住房公积金。对此,恒鑫生活控股股东兼实控人樊砚茹、严德平、严书景承诺:若被劳动保障部门或住房公积金管理部门或发行人及其子公司的员工本人要求,为其员工补缴或者被追缴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的,一切费用开支、经济损失由承诺人承担。

  此外,截至2021年末,恒鑫生活子公司安徽恒鑫环保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安徽恒鑫”)劳务派遣用工人数占用工总数的比例为14.57%。根据《劳务派遣暂行规定》的相关规定,用工单位应当严格控制劳务派遣用工数量,使用的被派遣劳动者数量不得超过其用工总量的10%。安徽恒鑫劳务派遣数量超过了相关规定,恒鑫生活表示这主要是由于2021年末用工量大且招工困难所导致,目前已经按相关规定进行了用工整改。针对恒鑫生活存在的其他问题,《经济参考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发布于 2022-06-08 09:06:15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7
目录

    推荐阅读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