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前夜临阵撤单:盛时股份3年分红10亿 关联交易频繁

  原标题:IPO前夜临阵撤单!这家公司3年分红10亿,关联交易频繁

  华夏时报记者 赵奕 胡金华 上海报道

IPO前夜临阵撤单:盛时股份3年分红10亿 关联交易频繁

  近日,据证监会网站显示,原定于5月26日上会的盛时钟表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盛时股份”)在上会前一晚突然申请撤回申报材料。记者通过梳理招股书发现,近两年,盛时股份出现了盈利下滑,同时层出不穷的关联交易也备受监管质疑。

  针对公司撤回上市申请的原因及本次IPO相关问题,《华夏时报》记者致函盛时股份,截至发稿,并未收到任何回复。

  存货高企,毛利率低于行业

  公开资料显示,盛时股份是一家腕表全渠道流通服务商,专业从事中高端腕表零售、批发业务,并提供售后服务和周边产品等,年售腕表数量超过160万只。截至2021年6月末,公司的实体门店数量为395家,涵盖的品牌包括宝玑、宝珀、欧米茄、朗格、江诗丹顿、劳力士、宝格丽等。

  在财务方面,盛时股份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盛时股份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91.10亿元、95.21亿元、103.79亿元,2019年和2020年营收增幅分别为4.52%、9.01%;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01亿元、5.95亿元、5.36亿元,2019年和2020年归母净利增幅分别为18.86%、-9.9%。2021年上半年收入为63.13亿元,净利润为4.61亿元。

IPO前夜临阵撤单:盛时股份3年分红10亿 关联交易频繁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政府补助缩减也对盛时股份的盈利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2018年至2020年,公司获得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7113.17万元、1.05亿元、2631.28万元,分别占当年利润总额的9.14%、11.74%和3.4%。

  在毛利率方面,报告期内,盛时股份始终保持平稳,但同期可比上市公司均有明显提升。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盛时股份零售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5.05%、26.11%、25.9%和26.98%;而同行业上市公司毛利率分别为25.3%、25.37%、31.86%和33.18%。

IPO前夜临阵撤单:盛时股份3年分红10亿 关联交易频繁

  记者注意到,盛时股份的存货占比较高。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盛时股份的存货金额分别为40.41亿元、41.23亿元、46.83亿元、48.62亿元,占各报告期末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为56.88%、53.76%、57.11%和52.46%。2018年末至2021年6月末,公司存货跌价准备金额分别为9942.09万元、1.1亿元、1.95亿元、2.35亿元,占存货账面余额的比例分别为2.4%、2.59%、4.01%和4.6%。

  对此,盛时股份解释称,为维护实体门店的品牌形象,需要在每家门店中陈列展示具有代表性的腕表,这些陈列展示腕表往往售价较高且型号丰富;为了满足下游经销商的进货需求,要保持一定数量的腕表安全库存。

  盛时股份坦言,虽然腕表可以长期保存,其价值并不随着时间增加而减少,但如果不能准确把握市场趋势的变化而及时调整存货结构,将导致部分库存商品滞销或售价出现下跌,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盈利能力。

  三年分红10亿,关联交易频繁

  本次IPO,盛时股份计划募资25.07亿元,其中13.31亿元将用于终端零售网络建设及升级项目,10亿元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项目,1.76亿元用于维修业务体系升级项目。

  但记者注意到,盛时股份似乎并不“缺钱”。报告期内,在净利增幅下滑的情况下,盛时股份进行了多次分红,累计分红11.6亿元。其中,在2018年和2020年,盛时股份分别进行了3.68亿元和5.5亿元的现金分红,占同期净利润的64.45%和95.16%。此外,截至2021年6月份,盛时股份账上还有10.26亿元的货币资金。

IPO前夜临阵撤单:盛时股份3年分红10亿 关联交易频繁

  对此,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昇立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企业上市前的分红通常会成为审核关注的问题。由于上市公司IPO前的未分配利润由发行完成后的新老股东共享,这也是中小股东关心的问题。企业需要解释分红的合理性,还要解释其是否影响企业的财务状况、生产运营。如果一方面企业不缺用于分红的巨额利润,另一方面企业又缺乏扩产的资金需要募集市场资金,这无疑构成了难以解释的“资金悖论”。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也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疫情对腕表经销商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自然也会反映在公司业绩之中。但企业上市前突击大额分红表明企业本身在事实上并不缺现金,这就与巨额的募资计划存在一定的逻辑矛盾,使其募资用途与规模的真实性受到质疑。

  此外,盛时股份层出不穷的关联交易也备受质疑。

  公开资料显示,盛时股份的前身是上海新宇钟表服务有限公司,成立初期,新宇钟表为亨得利控股的附属子公司,2020年12月3日完成股份制改革。虽然目前亨得利与盛时股份不存在同业竞争,但截至2021年6月末,仍有14家实体门店依然采用“亨得利”作为店招,仍有多家子公司使用“亨得利”作为登记名称。

  对此,盛时股份表示,截止目前国内没有任何一个主体在钟表销售及维修领域取得了“亨得利”的商标注册权。亨得利控股亦未在中国大陆注册“亨得利”商标。鉴于公司多家子公司已合法在名称中使用了“亨得利”作为企业字号,所以盛时股份有权在该等公司下属的部分门店中使用“亨得利”作为店招。

  此外,报告期内,盛时股份向实际控制人张瑜平控制的亨得利控股及其子公司采购装修及广告服务。2018年至2020年采购的装修及广告服务金额分别为 1696.24万元、2222.98万元和2611.77万元,2021年上半年为984.18万元,占各报告期装修及广告相关支出的比例分别为13.25%、19.07%、15.53%和11.10%。

  值得注意的是,盛时股份还与供应商斯沃琪集团存在大规模的关联交易,斯沃琪集团下属的瑞表上海和瑞韵达等均为公司主要供应商。报告期内,盛时股份向斯沃琪集团的腕表采购占比分别为83.93%、82.01%、71.18%和68.56%,各期均超过50%。

  对此,张昇立认为,频繁的关联交易可能是撤回申报材料的主要原因之一。上市审核中对于关联交易通常会关注其真实性、必要性、价格公允性,尤其是价格公允性需要合理解释,否则说明该公司独立性存疑。如果企业无法明确其具有面向市场独立持续经营的能力,那么上市可能存在实质性障碍。

发布于 2022-06-10 22:06:15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6
目录

    推荐阅读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