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乱象多、定价看心情 警惕数字藏品交易风险

  “数字藏品的价格,到底是炒作带来的,还是其知识产权本身的价值,市场会判断的。炒作带来的一定是泡沫和崩溃,而市场定价,涨跌是有依据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广东省青联委员、中宜教育及格兰堂科技CEO戴斌表示。

  数字藏品被认为是元宇宙时代最先落地的应用,被多方看好。2021年,国内数字藏品平台开始兴起,今年以来,国内数字藏品平台更是大幅增长。

  伴随着平台数量增加,数字藏品价格暴涨暴跌、平台缺乏监管、二级市场交易合规性不足等问题也逐步暴露出来。

  平台乱象多

  今年上半年,国内数字藏品平台开始快速增长。据业内人士今年5月统计的数据,国内大大小小的数字藏品平台已超过400家,而今年年初,这一数字还仅有约100家。

  安盾网IP品牌事业部总监梁龙对记者表示,当前数字藏品平台主要有三类,一类是以广告营销企业为主的平台,第二类是政府机构或者有国企背景的大型企业,第三类则是由民营企业搭建的平台。

  “目前,数字藏品产业链已初步完善,从创作、铸造到发行流转实现全链条覆盖,既有互联网巨头积极布局,也有新兴科技企业奋力抢占先机。”欧科云链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蒋照生表示。

  “从企业端看,参与数字藏品布局的原因也各不相同:要么是看好数字藏品赛道,提前布局;有的是为了创新IP合作的商业模式,比如李宁;也有希望结合数字藏品进行品牌营销,提升品牌影响力的。”蒋照生说。

  数字藏品平台的搭建并没有太高的门槛。随着平台数量快速增加,行业鱼龙混杂,今年以来,数字藏品平台倒闭跑路、炒作藏品、虚假宣传等现象屡见不鲜。

  今年以来,多个数字藏品平台产品交易价格出现暴涨暴跌现象。5月份,一些平台的数字藏品价格出现大幅下跌,部分藏品短期内跌幅超过50%。

  同在5月,数字藏品平台“TT数藏”官方微信发布公告称,由于市场波动大,公司老板经不住诱惑,将平台启动资金挪用进行投资,导致持仓缩水,平台无法继续运营,宣告倒闭。

  近期,又有多家数字藏品平台陷入破产倒闭、跑路传闻。虽然此后平台发布公告进行辟谣,但这也充分暴露了当前数字藏品平台的混乱现状。

  “目前,真正有价值的NFT(数字藏品)产品还没有出现,因为有价值的知识产权,往往掌握在比较谨慎的主体手中,这部分主体目前还在观望中。”戴斌表示,目前NFT市场尚处于“试水”阶段、鱼龙混杂,在未来的合规过程中,相当一部分平台会被市场自然淘汰。

  价格炒作普遍定价太随机

  数字藏品有着“藏品”的名号,原本其最大的意义在于个人收藏和自我观赏。但目前,许多平台开放的交易功能,让一些数字藏品成为了流通产品,价格也不断被爆炒。

  以iBox数字藏品平台为例,平台虽然称其发售的数字藏品仅具备收藏、欣赏价值,官方对藏品价格不构成任何指导意义,并提示用户谨慎购买,严防炒作。但由于平台具备交易功能,一些藏品在短时间内被反复转售,价格也忽上忽下。

  该平台上一款名为“蔷薇处处开”的数字藏品的交易记录,生动地展现了数字藏品在定价、交易方面的混乱景象。

平台乱象多、定价看心情 警惕数字藏品交易风险

  页面资料显示,该藏品是一张数字唱片,4月16日发售,共发行6684份,目前流通的有4863份。

  交易记录显示,4月16日,买家1首先以99元的价格买入藏品,4月19日以1040元的价格卖出。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买家2先后多次涨价,最终于4月27日以1560元的价格卖出该藏品。

  5月1日,买家3卖出时,将价格提高到了2600元。

  此后又经过多轮交易,5月10日,买家6以6850元的价格买入,并于两天后以7395元的价格卖出。仅仅过去一天后,买家8又以9000元的价格买入,并以9780元的价格卖出。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该数字藏品先后被倒手8次,价格从99元飙升至近万元。

  然而,涨得快跌得更快。5月份,平台上的藏品价格开始不断下跌。5月22日,买家8在多次降价后,最终以3197元的价格将该藏品卖出,一买一卖亏损超过6000元。

  该次交易后至今,买家9虽然数次拟销售该藏品,最低标价3399元,最高标价甚至达到了36571元,但始终未能售出。

  在另一家名为“元交所”的数字藏品平台上,一款熊猫形象的大头贴数字藏品,发售量达到5000份,不少用户正在转售该产品。一张一模一样的图片,最低有人标价119元,最高则标到了5万元。

  频繁的交易,离谱的定价,是国内一些数字藏品平台上的普遍现象。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平台的交易价格基本没有参考,都是由卖家自己定的,但定价了具体有没有人买就要看具体情况了。

  “数字藏品并不是比特币,而是人为发行的,想发1000个就有1000个,想发1万个就可以有1万个,不是孤品,没有限制。”梁龙认为,当前许多数字藏品的价格,有人为操纵的因素。

  “价格暴涨暴跌,根源在于国内的数字藏品与其所属的IP处于分离状态。数字藏品最有价值的是它的附加价值,就像货币一样,真正有价值的是它的购买力,而不是这张纸币到底是红色的还是黑色的。”梁龙表示。

  “国外一些数字藏品,消费者购买后,可以拥有IP的很多商业化权益。IP本身的价值越高,数字藏品的价值也就越高。但国内的IP一般不会开放那么多权利,消费者购买到的数字藏品,可能仅仅是一张图片,而不是IP的其他权利。”梁龙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数字藏品的价格缺乏参考,随意定价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参与炒作者需警惕

  缺乏有效监管的交易、波动极大的价格,都显示数字藏品交易蕴藏着巨大的风险。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建议,对数字藏品缺乏了解的用户,最好不要参与资质不明平台的产品交易。

  但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由于元宇宙、数字藏品等概念较为新潮,颇受年轻人,尤其是“00后”等群体热捧。

  记者了解到,目前许多数字藏品平台的主力用户,正是缺乏辨别能力的学生和中老年人。

  “数字藏品平台最主流的用户是三类,除了真正的NFT爱好者,还有学生、中老年人。很多学生和中老年人被不良机构蛊惑,把数字藏品当成股票一样炒作,或者当成比特币,认为一定会涨。”梁龙说。

  在各大消费者权益保护平台上,投诉在数字藏品交易中遭遇资产损失的学生群体不少。其中不少学生是抱着交易数字藏品“赚点钱”的念头进入,但他们不仅没能赚到钱,反而遭遇大额损失。

  记者了解到,此前,许多数字藏品平台对于用户参与交易并无年龄限制,或限制较为宽松。近期才逐步加强了对年龄的限制。

  如iBox平台今年6月4日发布公告,将限制不满21周岁及60周岁以上的新用户注册,对已注册不满21周岁、60周岁以上的留存用户将逐步分批限制购买功能。

  还有部分平台希望尽量保障合规,但又无法“割舍”大量年轻用户,将参与交易的限制年龄设置为满18岁,其实际作用非常有限。

发布于 2022-06-11 11:06:11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4
目录

    推荐阅读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