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疆枣花香

到了新疆,我才知道,祖国这片六分之一的国土,以天山为界,分为南疆和北疆。

南疆有很多树,枣树多,枣子也很有名,属于地方支柱产业之一。我所在的皮山农场,尤其如此。截至目前,这个人口3万左右的南疆农场,有枣地6万多亩,平均到每个人就有2亩多。

皮山农场毗邻昆仑山和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种树,差不多就是日常的工作。种的树,既要容易存活,又要能够防沙固沙,还要能够增加收入,枣树是理想的选择。

有了这些理由,枣树,就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蓬勃发展,大有燎原之势。

说枣的全身都是宝,是不为过的。

材是良木。中国的雕版印刷,枣木是制版的主要材料之一,枣木在我们传统文化的传承方面,可谓功莫大焉。宋代王安石说:“在实为美果,论材又良木”,白居易《杏园中枣树》一诗说:“君若作大车,轮轴材须此”,而民间,人们还取其枝干状如“虬龙爪”,制作拐杖……所以,材是良木。

实为美果。桃李梅杏枣,古称五果,枣赫然在列。古人认为,枣通窍引经,养血补中益气。枣作为一种果实,干鲜均宜。宋朝郭祥正的《咏枣》:“黑腰虚羡尔,红皱岂为然”;黄庭坚诗句“日颗曝乾红玉软”;唐代杜甫《百忧集》:“庭前八月梨枣熟,一日上树能千回。”归纳起来,翻译一下:枣这个东西,不但好看,而且好吃,有营养!而南疆的枣,因为“早穿棉袄午穿纱,抱着火炉吃西瓜”的独特气候,巨大的温差,为其积聚更多的糖分创造了条件,所以和其他地方的枣比起来,尤其甜。

花色新香。邹鲁耕樵在他的《枣赋》中写枣花:“忆春日之华光,风流旖旎;品枣花之馨香,簌簌沾衣。蝶来蜂去,采花成蜜。妙味本宜天人,色香绝尘馥郁。一羹遍沁心肺,如沐春露花雨。”是的,这里的枣,不但果实出名,枣花蜜也是极好的东西。

在皮山农场这个地方“赏”枣花,是不必很刻意地“踏破铁鞋”苦苦寻觅的。

春末夏初的某个日子,只要你心情好,随便往东南西北的哪个方向走,出城区不出一公里,你就进入了枣的世界。目之所及,是望不到边的郁郁葱葱的枣林,一簇簇的枣花,就那么随意地撩拨着你的眼睛,愉悦着你的心情;不用深呼吸,浓郁的香味就能够直抵你的肺腑。除了香,你的味觉还能够觉察到空气中一丝的甜。如果仔细看一下那些小精灵,你会发现,每一个小小的花蕊上,居然都流淌着晶莹的蜜;耳畔,是“嗡嗡”的声音,成群结队的蜜蜂,正在为打造当地又一个品牌――“枣花蜜”忙得不亦乐乎。

发布于 2022-06-14 06:06:03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5
目录

    推荐阅读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