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式麦当劳”开业,俄民众:今天所发生的是回给美国的一巴掌

  【环球时报驻俄罗斯特派记者  隋鑫  环球时报记者 杨沙沙 巴斯】经过近3个月歇业后,俄罗斯首批15家原麦当劳餐厅正式以俄本土品牌“Вкусно — и точка”(翻译为“只有美味”)的新面貌,在莫斯科市重新开始营业。俄乌冲突已经持续100多天,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也没有尽头,正值欧美等国试图“掐住”俄罗斯的经济咽喉之时,“俄式麦当劳”快餐店的“重生”,被外界赋予了新的历史意义。俄罗斯民众对“俄式麦当劳”如何评价?俄本土企业能否盘活麦当劳原有的上下游产业链?西方企业真的能舍弃俄罗斯市场吗?《环球时报》记者为此进行了调查。

  回给美国的“一巴掌”

  6月12日是俄罗斯国庆日——“俄罗斯日”,“只有美味”也选择在当地举国欢庆的节日氛围里重新开业。当天上午,《环球时报》记者跟随着参加节日庆祝活动的人群,来到位于莫斯科市中心普希金广场旁边的原俄罗斯麦当劳旗舰店,见证了这家原本就极具传奇色彩的快餐店的“重生”。

  从远处看,餐厅的外观没有太大的变化,门头上原来麦当劳“金拱门”标志的位置被换成“名称改了,热爱依旧”的字样,并添加许多新品牌“汉堡+薯条”象形LOGO的绿色、红色和橙色装饰。

  位于广场西南侧的原麦当劳旗舰店门前,早已汇集不少等待见证“历史时刻”的民众和媒体记者。蜿蜒曲折的等候队伍、严阵以待的执勤军警和各路媒体的“长枪短炮”,现场氛围不禁让人联想起30多年前首家美国麦当劳在这里开业时的盛况。

  当天12时许,普希金广场的餐厅正式开门迎客,《环球时报》记者也在排队30分钟后进入餐厅。餐厅内部的格局没有变化,只是在软装修上少了原来麦当劳的各种黄色元素。大厅里,点餐区、取餐区、就餐区到处都挤满顾客和媒体记者,身着新工作服的员工热情地招呼和引导着往来的顾客。

  通过查阅自助点餐机,记者发现新菜单中少了“巨无霸”“开心乐园餐”等麦当劳的特有产品,各类汉堡、小吃、甜点和饮品等商品的名称也完全去除了麦当劳的印记。虽然在售的商品和套餐的样式较麦当劳有所减少,但是单从外观上看与此前并没有多少差别,价格反倒比麦当劳便宜一些。记者花费267卢布(约合人民币30元)购买一份套餐,包括一个双层牛肉汉堡、一份薯条和一杯可乐,并在等待了大约5分钟后完成取餐。由于目前尚未与有关供应商完成接洽,因此除了汉堡的包装纸外,薯条盒、纸杯、购物袋等包装上还没有印上新品牌的标志。

  据门店官方介绍,新连锁餐厅的原材料仍使用此前麦当劳的供应商,基本全都是由俄罗斯本土企业提供,现在餐厅的目标是让顾客在品质和环境上都感受不到变化。记者自己也确实没有尝出“俄式麦当劳”的味道有什么不同,邻桌的俄罗斯姑娘伊莲娜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今天吃的不是味道,而是心情,感觉比麦当劳好吃!”

  在现场,经历过苏联时代的俄罗斯大叔安纳托利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30多年前,美国用麦当劳在这里打开了苏联的大门,现在美国又想用麦当劳封上俄罗斯的大门,但是美国的那些非法制裁不会得逞,“今天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就是回给他们的‘一巴掌’”。

  谁是“接盘侠”

  今年3月以来,伴随着美西方对俄发起的“外商大撤离”浪潮,麦当劳在3月14日暂停其在俄境内850余家餐厅的运营后,最终于5月16日正式宣布出售其在俄餐饮业务,并离开俄罗斯市场。接手的是来自俄罗斯克罗麦沃州的企业家亚历山大·戈沃尔。据俄罗斯《生意人报》报道,戈沃尔早年通过煤炭和石油化工行业起家,后来经营业务范围逐步拓展至食品、建筑、建材等多个领域,并于2015年获得麦当劳在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的特许经营权。

  戈沃尔日前在接受《福布斯》俄文版采访时表示,他在西伯利亚地区运营的25家麦当劳餐厅至今没有盈利,但还是在3月份拒绝了麦当劳关于关停旗下餐厅的要求,并让自己拥有特许经营权的25家餐厅一直营业至今,而在4月得知麦当劳计划出售在俄业务时,戈沃尔便决定全盘接手。随着资产收购和品牌本土化改造的完成,戈沃尔表示,新品牌的运营管理仍由原来的俄罗斯麦当劳经营团队负责,而针对目前尚未开业的门店,戈沃尔也表示将继续为所有员工正常支付工资,原来麦当劳员工的工作岗位也将继续保留。

  按照戈沃尔的计划,所有原麦当劳的门店在未来两个月内以新品牌重新开业,并在2022年底再新开20家门店,而在未来几年内,新品牌旗下的门店将增至1000家。

  关于此次收购的细节,俄罗斯《生意人报》12日援引戈沃尔的话报道称,麦当劳公司以“象征性价格”向他出售了业务,价格“远低于市场”。此外,戈沃尔还表示,此次收购协议还为麦当劳提供了在10至15年内进行资产回购的选择权。

  经验能否复制?

  那么,接盘麦当劳的戈沃尔能否将其发扬光大?答案在于他是否能将单品价格做到极致。俄罗斯本土快餐连锁品牌TEREMOK创始人米哈伊尔·孔恰洛夫曾表示,问题不在于如何做出一个味道一样的汉堡,而在于如何拥有一个类似麦当劳的高效商业体系,TEREMOK和其他俄罗斯企业都不是麦当劳的竞争对手,“因为我们不知道如何像他们那样做,无论是在技术上,还是在管理和营销方面,麦当劳已经把平均单价做到极致的低”。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副院长赵萍14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接管麦当劳后,俄本土企业很有可能取得比麦当劳在时更大的成功,主要是俄罗斯人对麦当劳产品的市场需求还在,只要俄经营团队能保证产品质量、服务等不变,在爱国消费者大量涌入下,“俄式麦当劳”规模可能还会扩大。

  但俄罗斯接管美国快餐品牌的经验,在汽车、化妆品等欧美退出的行业,不一定能完全复制。赵萍表示,这取决于两方面,一方面,如果企业经营本身附加值很高,如一些关键零部件供应依靠国际化,那么俄本土企业接管后,供应链会因制裁而被卡;另一方面,如果企业涉及高新技术研发,且技术掌握在外国手中,那么俄企业需要很长时间来做本土研发,难度比较大。

  据统计,自2月24日俄乌冲突升级以来,数百家西方企业先后宣布暂停或退出在俄业务,涵盖餐饮、物流、科技、能源等各个领域。《华尔街日报》近日报道称,由于缩减在俄业务,西方公司损失超过590亿美元。

  与此同时,由于俄乌局势和经济制裁战的持续胶着,在制裁压力和商业利益的取舍上,一些早先撤离俄市场的西方企业做出不同的选择。据俄塔社12日报道,德国家居建材连锁销售企业欧倍德公司(OBI)正就向俄企业出售业务进行谈判,未来可能在更名后,逐步重启新品牌下的各大卖场。另据俄罗斯商业咨询通讯社报道,6月1日,瑞典宜家公司在俄重启退换货部门的营业,虽然尚未开放购买,但宜家正寻找在俄罗斯重新开放门店的可能性。此外,德国运动品牌阿迪达斯、美国健身品牌锐步等,也都计划于今年晚些时候在俄重新开放门店,回归俄市场。

发布于 2022-06-15 07:06:23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7
目录

    推荐阅读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