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长”经济学:弥补了商家责任心的短缺

  “团长”经济学

“团长”经济学:弥补了商家责任心的短缺

  【市场敏感】

  绝大多数情况下,“团长”的辛劳换来的不过是一句谢谢而已,但在这一刻,自利与利他之心,却会同时得到较大满足。

  魏敏

  社区团购作为突发局面下的自组织模式之一,无疑在这次疫情期间的上海滩“浪奔、浪流”了一把。甚至连一向在下沉市场苦心孤诣多日,在拼购领域颇有建树与心得的某电商平台也甘拜下风,背后的“团长”们对此居功至伟。

  例如,同样一个品牌的西瓜或者排骨,数百人的小区微信群内,虽然某电商平台的价格更加优惠,成团门槛更低,不论20份起团,还是10份乃至5份,往往都凑不足人,无法成团。而社区“团长”发出来的链接,哪怕成团门槛更高,往往要三五十份左右,价格可能更贵,但成团都很轻松,分分钟截单。以笔者所在的浦西某中小型小区为例,两个月封控期内由“团长”发起的成团数量约在80余单,某电商平台成团数量仅为前者1/5左右,难以望其项背。有钱不会省?素有“门槛精”美名的上海人缘何如此?何况“团长”们在采购过程中是否会谋取私利也不是没有人怀疑过,为何“我的团长我的团”仍然得到追捧?

  自利是本能,利他却是本事,这当中的关键还是在于人。“团长”从行动中得来口碑,“团长”用行动打消各种疑虑,“团长”在行动中体现出优秀的协调组织能力等等要素,保证了成团的基础。实事求是地说,不计任何回报,不赚任何一分钱,没有任何怨言,是身边绝大部分朋友对这次绝大部分“团长”的公允评价。平常连微信群都没有的小区,不知对门贵姓、邻居家里住几个人的小区居民,因这次疫情暴发出了人效的最大化。“团长”的产生也有几分必然中的偶然,上海本不缺人才,举手投足,三言两语间,无意峥嵘毕露,奈何才华出众。加上一份或作为党员,或作为母亲(父亲),或仅作为普通居民一员的责任感,“团长”们纷纷挺身而出。有的即便不做“团长”,也是积极报名当志愿者,承担了协调资源、制表、比价等工作,是“团长”背后的基石。

  特殊时期,电商平台自行拼单的商品与“团长”组织的商品相比较,抛去是否货真价实不论,电商的东西要去小区门口自取,无法再像往常一样,由快递师傅送货上楼入户。生鲜商品放臭或某些商品丢失,并不少见,且难以问责。以笔者好不容易在某电商平台上拼够成功的西瓜为例,到货第二天才偶然在APP上发现西瓜已经在前一日送达的系统消息,而到货日一个电话一条短信也没有,再去找寻,果不其然已经丢失。而“团长”组织的团购,显然弥补了商家责任心的短缺,除了会负责接货核对,还会和志愿者一起分发入户。尤其是生鲜商品,特殊时期到货时间根本不可控,这一点更为要紧。以前两个月上海的温度,一旦里面有猪肉等无法在露天过夜的食品,“团长”很可能半夜还带着一批志愿者在小区内忙碌,而对于物流及快递师傅的抗原检测也是后期不可或缺的一项工作,自己从电商拼来的商品,物流环节的消杀与安全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偶发的快递涉阳传播的新闻,更是加深了这一焦虑。对比之下,“团长”组织的团购更受欢迎的原因不言自明。

  当然,“团长”既然承担了这一责任,也当然要有“自我保护”的风控措施。例如笔者所住小区的“团长”们在小区大群之外,专门建了一个团长与志愿者群,开群先报备,在物资来源真伪,价格公允与否得到大家确认之后,再去协调居委、物业,以及组织各时间段的志愿者分工,从源头上杜绝“野团”。而自始至终保持极高的主观能动性,非盈利性却“不用扬鞭自奋蹄”的作风,正是“团长”们这一自组织的魅力所在,甚至超越了一般管理学所能理解的范畴。要知道,绝大多数情况下,“团长”的辛劳换来的不过是一句谢谢而已,但在这一刻,自利与利他之心,却会同时得到较大满足。

  (作者系哲学博士、上海健康医学院教师)

发布于 2022-06-16 07:06:09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7
目录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