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出维护亚太和平响亮声音(热点对话)

中国发出维护亚太和平响亮声音(热点对话)

■ 北京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 王 勇

中国发出维护亚太和平响亮声音(热点对话)

■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亚太安全与外交研究室主任 张 洁

中国发出维护亚太和平响亮声音(热点对话)

■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军控研究中心主任 郭晓兵

第19届香格里拉对话会(简称“香会”)近日在新加坡举行,来自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约500名官员、学者齐聚香格里拉酒店,其中包括数十名部长级代表和国防高级代表。本届对话会是新冠疫情发生后、时隔2年首次举办线下会议。中国在香会上发出维护亚太和平稳定的响亮声音,受到国际社会广泛关注。

本报邀请3名国际问题专家,解读中国在香会上的表态,解析美国在香会的“两面派”举动,梳理香会释放了哪些有关亚太地区安全形势的新信号。

  中国对地区安全秩序的愿景重点在哪?

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6月12日在第19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就“中国对地区秩序的愿景”议题作大会发言。魏凤和指出,人类社会正经历史上罕见的多重危机,出路在于维护和践行多边主义,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发展的前进步伐不可阻挡,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决心坚定不移,中国的发展不是威胁,而是对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巨大贡献。

郭晓兵:魏凤和在香会上的发言引发国际社会高度关注。有两方面值得重点强调:其一,中国在台湾问题上再次重申“三个绝对”――祖国统一是绝对要实现的,搞“台独”分裂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外部势力干涉是绝对不会得逞的,亮出鲜明立场。其二,中国对美方提出4个“不要”:不要攻击抹黑中国,不要遏制打压中国,不要干涉中国内政,不要损害中国利益。同时,中国正告美国:要对话,相互尊重;要相处,和平共处;要合作,互利共赢;要对抗,奉陪到底。这是对中国新安全观的进一步阐释,立场表达非常明确。

张洁:魏凤和在香会上关于中国对地区秩序愿景的相关表述,延续了中国一直以来对地区安全形势的看法,显示了中国政策的连续性。国际舆论对中国在台湾问题、南海问题方面的表态颇为关注。

此次魏凤和的发言和对话中的表态,有两个值得关注的要点。其一,谈到中国自身发展是对全球安全的贡献,包括中国作为拥有14亿人口的大国,有效控制疫情蔓延,历史性地消除绝对贫困等。这些成果表明,中国在综合实力增长的同时,在公共卫生安全、减贫等非传统安全领域都为区域稳定发展作出重要贡献。其二,多次提到中国的全球发展倡议和全球安全倡议,阐述和平与发展的关系,指出中国专注于务实发展,以发展促安全,以安全保障可持续发展,这一理念也为亚太地区国家应对公共卫生、粮食、能源等挑战提供了参考。

王勇:魏凤和在香会上的发言,发出中国维护亚太地区和平的响亮声音,再次强调了践行多边主义对维护亚太地区安全秩序的重要性。中国对地区秩序愿景的核心,就是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大方向,坚持维护和践行多边主义,通过共商、共建、共享的方式,构筑亚太地区安全秩序。

  美国在亚太地区大搞“两面派”意欲何为?

香会期间,魏凤和与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举行会谈。这是时隔两年半,中美两国防长再次举行线下会谈,也是拜登政府上任后中美防长的首次面对面会谈。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援引美国官员的话称,美方希望与中方建立更成熟的危机沟通机制,以确保两个大国之间日益激烈的竞争不会升级为冲突。

王勇:面对中国的快速崛起,美国始终抱有一种焦虑心态。美国在综合实力下降、国内危机不断的情况下,核心诉求之一就是通过推进“印太战略”,维护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霸权地位。因此,美国一面表态要与中国保持沟通、管控分歧、防止冲突;一面鼓吹推进“印太战略”,加紧组建“小圈子”。

一方面,美国认为中国在挑战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把中国锁定为战略竞争对手。美国对中国的战略竞争态势将持续下去。另一方面,面对中国的快速发展,特别是军事实力不断发展、综合国力不断提高,美国希望不要和中国爆发全面冲突,因此必须管控分歧。未来,美国甚至可能主导北约介入亚太事务,实现与“印太战略”的联动,这对亚太安全局势来说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趋势。

通过两国防长面对面接触的方式,中国正告美方:不要误判形势。中美全面冲突是两国都不愿看到的结果,因此必须建立双方沟通机制,防止摩擦冲突的升级。

张洁:中美防长会晤就保持沟通、管控分歧、防止冲突达成共识,双方都肯定了对话本身的重要意义。尤其是在中美关系紧张的背景下,两国军方高级别会谈较少,两国在南海问题、台湾问题、俄乌局势等热点问题上的立场差异明显。此次两国防长的面对面交流突出体现了中美两国管控危机的共识,中美保持必要的沟通,对于防控海空意外摩擦发生、减少误解误判都特别重要。

读懂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系列举措,核心是了解美国如何看待亚太地区秩序、如何治理地区安全。美国视中国为地区安全的主要威胁者,希望以所谓“印太战略”为抓手,维护所谓“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维持在亚太地区的主导权,这是美国在亚太地区行事的基本逻辑。

郭晓兵:近年来,美国对亚太地区安全局势的负面影响持续扩大。历史上,美国倾向于用军事力量解决国际问题,大中东地区过去20余年连绵不断的战争就是明证。如今,美国将对外战略关注重点转移到亚太地区,强调军事同盟和竞争对抗。近年来,美国加强“五眼联盟”、“四边机制”、三边安全伙伴关系、收紧双边军事同盟,同时加强在亚太地区兵力部署,加强与盟友联动,强调一体化威慑能力,不断加剧地区军事化。这与冷战结束后亚太地区追求和平发展的主旋律背道而驰。

  日韩澳等对亚太安全秩序有何诉求?

据美国之音报道,日本是这次出席级别最高的国家,除了防卫相岸信夫之外,首相岸田文雄也出席会议。岸田文雄在演讲中呼应美国提出的“印太地区”战略,表示未来将挹注更多资源于印太地区,并实行“务实外交”。香会期间,岸信夫与魏凤和进行约70分钟的双边会谈,同意促进日中两国国防部门间的交流与对话。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称,魏凤和与澳副总理兼国防部长马勒斯举行了面对面会谈,这标志着澳中外交机制冻结情况正式结束,可能为双方更多高层会谈铺平道路。马勒斯将本次会谈描述为“坦承而全面的交流”。

据韩国广播公司报道,韩国国防部长官李钟燮和魏凤和举行双边会谈后表示,双方进行了极为有益的对话,此次会谈是双方增进理解的良好契机。

张洁:拜登政府执政后,明显修复了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与盟友撕裂的关系,日本、澳大利亚等美国的铁杆盟友紧跟美国步伐,在涉华相关议题上的观点差异明显缩小,口径更加统一。这种形势在香会中也有所体现,对话会整体氛围的冲突性有所上升。与此同时,日本、澳大利亚、韩国等不约而同地与中国举行双边会晤,由此可以看出,与中国保持必要的沟通对话也是这些国家的共识。

郭晓兵:总体来看,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在香会上与中国的对话交流应当积极看待。与此同时,各国在对华关系和地区局势方面都有各自的核心关切。

澳大利亚方面。中澳关系已陷入低谷多年,中澳高级别会谈全面暂停。这次部长级会晤是澳大利亚新政府上台后中澳高级官员的第一次会晤,被海外媒体解读为“破冰之举”。目前来看,与中国经贸关系和在太平洋地区的战略利益是澳大利亚的核心关切。但澳大利亚如何把握好与中美两国的互动,在经济利益和安全利益间保持平衡,仍需要进一步观察。

日本方面。日本近年来一直是美国在亚太地区表现最为活跃的盟友。此次香会,日本首相率领阵容庞大的代表团出席,提出5点“和平愿景”,其中有许多针对中国的布局。究其根本,日本希望借追随美国打压遏制中国,实现本国军事力量的恢复,最终成为“正常国家”。

韩国方面。韩国新政府上任后重点加强了韩美安全同盟。这背后既是受到美国方面的压力,也为满足本国安全利益、意识形态的诉求。但韩国与中国的经济利益紧密联系,看重中国在维护朝鲜半岛和平稳定方面的重要作用,因此韩国政府也在寻求中美之间的微妙平衡。

王勇: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友,一方面受到美国巨大压力,必须向美国表示忠诚,与中国保持距离,在中美竞争中选边站队;另一方面都与中国有切不断的联系,与中国早已形成互利互惠关系。因此,日、韩、澳尽管在安全利益、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上与美国捆绑,但仍希望与中国保持务实对话、发展经贸合作。对中国来说,在香会上与这些国家加强对话,加深双方在战略意图方面的交流,了解他们的对华政策、对地区安全局势的看法,是十分必要且有建设性的做法。

  东盟国家拒绝选边站队有哪些考量?

印度尼西亚国防部长普拉博沃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表示,印尼主张以“亚洲方式”解决国与国之间分歧,国与国之间应相互尊重对方的国家安全利益。即使存在分歧,各方也应该努力以友好和互利的方式解决,这就是“亚洲方式”。

马来西亚政府高级部长兼国防部长希沙姆丁在对话会上呼吁,各方应该设立更远大的国际安全合作目标,应该脚踏实地,真正寻求一个更和平、更稳定的未来。

王勇:东盟不愿意在亚太安全事务中选边站队,符合东盟的现实利益需求。

从经贸联系看,过去几十年里,中国与东盟国家已结成非常紧密的相互依存关系。中国已成为东南亚几乎所有国家和地区的最大贸易伙伴,东盟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与东盟的经贸合作是互利共赢的,东盟从中国发展中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巨大利益。

从对外政策看,中国提出的地区安全理念,与东盟国家倡导的“东盟道路”“亚洲方式”内核非常契合,中国与东盟都希望通过推动对话协商,应对安全挑战。与之相反,美国热衷拉“小圈子”,搞集团政治,打压遏制对手,这些做法与东盟国家的立场和诉求并不匹配。

从现实实力看,东盟国家在亚太地区安全局势中居于中心地位,东盟保持相对中立的立场,有利于同亚太地区主要大国和域外大国发展良好关系。东盟也希望在推动地区安全对话方面起一定主导作用,为缓和亚太地区紧张局势、减少大国激烈竞争发挥更多建设性作用。

郭晓兵:当前,随着美国地缘战略转向亚太地区,东盟国家更担心地区局势变得紧张,甚至发生冲突,影响这些国家和平发展的环境。因此,东盟对美国加剧亚太对抗性的举措并不配合。与此同时,东盟与中国关系一直稳定且友好,在安全、经贸、文化方面关系密切,有许多共同利益,以往也是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维护了地区的安全稳定。所以,东盟国家希望中美一定程度上能在东南亚地区和平共处。

张洁:过去几十年来,东盟一直在亚太地区框架中处于中心地位,在当前地区秩序处于激烈博弈的现状中,东盟依然发挥着重要的沟通桥梁作用。东盟在国际舞台上统一发声,有助于提高东南亚国家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东盟坚持大国平衡战略,拒绝“选边站”,在大国博弈中充当沟通桥梁和缓冲地带,正是东盟在亚太舞台上的价值所在。

发布于 2022-06-19 15:06:04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4
目录

    推荐阅读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