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市65岁以上老龄人口占比明显提升,人口流入让城市“更年轻”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陈洁 实习生 刘洋佳迪 广州报道

  近日发布的2021年郑州市人口发展报告显示,老龄化正在持续加深。与2020年“七人普”相比,2021年郑州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重上升0.13个百分点,增加3万人。

  并非只有郑州出现这一现象,目前国内几乎所有城市,基本都出现65岁以上人口占比持续提升的局面。

  根据《2021年重庆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21年,重庆常住人口中65周岁以上人口占比17.75%。这明显高于2020年的数据,根据人口普查公报(2020年均使用人口普查数据),重庆2020年65周岁以上人口占比17.08%。

  “老龄化持续加深是当前和未来一段时间内,我国人口转变的必然趋势。因为随着生育率下降,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持续提升,人均寿命延长,老年人口在各地区总人口中的比例将不断增大。”江南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彭青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杨舸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般来说,我国老龄化呈现倒置的局面,农村由于年轻人口大量流出,老龄化程度相对较高,城市由于人口流入,老得相对慢一些。确实有一些大城市,目前处于人口流入较多的阶段,由于外来人口流入减缓了老龄化的程度。

  人口流入减缓老龄化速度

  目前,只有部分城市发布了2021年人口老龄化的数据。但从已经有的数据来看,大城市人口老龄化加深已经难以避免。

  除郑州和重庆之外,2021年,南京60岁及以上人口182.46万人,占总人口的19.36%;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136.57万人,占总人口的14.49%。相比于“七人普”的数据,0-14岁人口和15-59岁人口的比重分别下降0.16和0.22个百分点,60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上升0.38个百分点,65岁以上人口比重上升0.79个百分点。

  杭州的数据显示,60岁及以上的人口为211.1万人,占总人口的17.3%,比上年上升0.4个百分点。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151.3万人,占总人口的12.4%,比上年上升0.7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城市中,部分人口老龄化程度超过全国平均水平,比如重庆。2021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18.9%,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14.2%。

  为什么?这与人口流入息息相关,比如杭州这座颇为吸引外来人口的城市,老龄化程度相对不高,而重庆此前长期是人口流出地。

  杨舸指出,一些大城市由于人口流入不太明显,老龄化程度较深,比如上海就是我国老龄化程度相对严重的地方。数据显示,2020年,上海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重为16.28%。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重庆出现了农民工回流的情况。2021年,重庆农民工总量756.3万人,比上年增长2.7%。其中,外出农民工513.6万人,下降1.7%;本地农民工242.7万人,增长13.4%。

  杨舸表示,年轻人口对于城市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年轻人既可以促进当地产业发展,又可以减缓公共服务压力。所以目前大城市希望通过吸纳更多年轻人,来减缓老龄化的趋势。所谓的“抢人”也基于这个背景,目前城市在人口的竞争上更为激烈。

  “城市需要用恰当的人才政策,包括产业政策来吸引人口流入。哪怕像北京、上海这类落户政策相对严格的城市,目前也逐步意识到人口老龄化的问题,所以一线城市也在想办法留住本地的大学毕业生,还有吸引更多外来的年轻人。”杨舸表示。

  城市如何应对老龄化?

  在老龄化程度加深的背景下,养老负担也在加重。

  郑州市人口发展报告指出,2021年老年人口抚养比为12.59%,比2020年上升0.12个百分点。由于受生育观念和育儿负担不断加重等因素影响,预计未来几年全市可能还继续会出现新生人口下降和老年人口增加,对全市常住人口年龄结构的影响还将持续,致使今后几年少儿人口抚养比持续微降,老年人口抚养比持续上升。

  2021年安徽人口发展情况报告显示,2021年全省60岁及以上人口为1146.2万人,占常住人口18.75%,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943.8万人,占15.44%。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增加27.8万人,比重上升0.43个百分点。

  由于65岁及以上人口已经是非劳动年龄人口,各地养老负担加重难以避免。

  杨舸指出,目前我国应对老龄化加深趋势,可以参考日本、韩国经验,二者都经历过快速的人口结构转变。不同的是,我们的人口结构转变可能更快,因为目前生育率下降迅速。因此,我国老龄化比西方国家要快得多,不管是经济发展模式、社会保障体系、公共服务设施等各方面,都需要调整以应对老龄化的挑战。

  彭青云表示,目前还是低龄老年人口占主导,未来老年人口中的高龄化趋势会更显著。“关于养老负担分担的问题,以前传统的农业社会,中国人养老主要靠家庭力量。现在,即使福利水平高、社保体系健全的现代化国家,养老也很难完全依靠国家,譬如日本。”

  彭青云指出,国家应该做好特困、五保、三无老人,以及经济特别困难、重症失能老人的养老兜底工作,设计好养老服务市场的政策法规,规范好养老服务主体的市场运营,提供多样化的养老服务,满足多样性的养老服务需求。

  对于城市来说,一方面需要改善养老环境,另一方面需要吸引更多年轻人,以缓解不可避免的年龄结构老龄化问题。

  “此前,很多城市认为自身需要更多人才,因此会把学历职称作为入户门槛,定得相对高一些。后来。一些城市慢慢发现不光是人才的问题,如果要改善整个人口结构,就需要引入更多年轻人口。因此,目前人才储备和劳动力储备,都是城市重点的政策方向。无论是人才政策、户籍政策、公共服务配套等,都是大城市必须考虑规划的方向,吸引年轻人在当地成家立业。”杨舸指出。

  杨舸表示,大城市的发展,不是只靠某一个或几个重点行业发展,而是整个产业体系都要建设好,这需要大批的劳动力。因此,城市出台的政策措施应有利于劳动力的流动,比如说保障性住房,很多城市也把外来劳动力逐步加入到这个体系中。

  彭青云认为,大城市改善人口结构,主要的措施包括引进年轻人才,通过税收、房地产等落户政策吸引年轻安家落户。其次,通过各种生育政策和生育配套服务,提高二孩、三孩的生育率等。

发布于 2022-06-20 19:06:13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8
目录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