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人气第一!上海一“网红书店”关店…如果不是疫情会结业吗?店长:有不舍但没遗憾

  来源:上观新闻

  6月21日夏至

  上海自忠路414号

  越过一栋老洋房外围正在修整的脚手架

  一座踩上去吱吱呀呀的木质楼梯

  通往“鲸字号书店”

曾经人气第一!上海一“网红书店”关店…如果不是疫情会结业吗?店长:有不舍但没遗憾

  这处50平方米左右的空间

  承载了这家实体店的三年时光

  而这一天

  是“鲸字号”线下营业的最后一天

  创始人张晔说

  “有不舍,也有自豪,

  有无奈关闭的悲伤,也有重新出发的振作,

  但没有遗憾。”

曾经人气第一!上海一“网红书店”关店…如果不是疫情会结业吗?店长:有不舍但没遗憾

  一家“不是书店的书店”

  因为小众才有更发展机会

  自忠路414号,是一栋联排的西式洋房,隔壁420号就是国画家黄宾虹的故居。一楼理发店的灯柱抢眼,鲸字号书店则仿佛隐身,只有楼梯入口处的暖白色灯箱和海报提示你:书店到了,请上二楼。

  老洋房、清水红砖、回形走廊、弧形窗、窗外浓密的绿色和午后的阳光……一个路口外,是繁华的新天地,可一踩上陡陡的白色楼梯,突然就闯进了神秘的魔法世界。

曾经人气第一!上海一“网红书店”关店…如果不是疫情会结业吗?店长:有不舍但没遗憾

  推门而入,店堂空间分割错落别致,除了货架、展示桌,一拐弯就能遇到一个小型展览或者一片挂着装饰插画的墙壁。一二十位顾客在店里流连,不少人结了一笔账,又结一笔账。

  “我再看看”,是小小空间里的高频词。

曾经人气第一!上海一“网红书店”关店…如果不是疫情会结业吗?店长:有不舍但没遗憾

  “鲸字号书店”是国内插画行业的先行者。创始人张晔是“85后”,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她以前在一家建筑公司任品牌经理,虽然会做一些品牌活动,以及公司内部的出版物,但从未接触过插画。

  2014年,微信公众号刚刚兴起,张晔白天运营公司的账号,下班后就在个人公号“鲸字号”里分享自己喜欢的事物。有一次她介绍了一位自己很喜欢的插画师,后来发现那篇阅读量非常高,于是她便抛开纯粹的兴趣,开始研究插画市场,渐渐意识到当时国内插画市场的空白——“八大美院都没有插画系,社会上对插画师也没有职业认同,没有组织,没有曝光量,更没有商业环境。”

  于是,她的公众号开始更多关注相关内容,慢慢吸引了很多原创插画师和读者,线上的交流也频繁起来。2016年,她辞掉干了7年的工作,专心经营“鲸字号”。

  “就像鲸鱼有独特的声波,插画也有自己的‘声波’, 我希望它们能吸引到独特声波的群体。”张晔说,2017年的一个书展上,她带着插画师们寄来的100本画册去参展,展台前,各个年龄层的读者都驻足翻阅,销量也不错,她有了向线下延伸的想法——开一家专以插画为主题的独立书店。

  2017年12月,鲸字号书店在老重庆中路开张。张晔做了很多功课,在这个20平方米的空间里,展示着心目中插画独立书店的样子。“当时插画杂志、国内原创插画衍生都没有那么普及,鲸字号像是在走独木桥。但正是因为小众,才更要出现在大众视野里,才会有发展机会。”

曾经人气第一!上海一“网红书店”关店…如果不是疫情会结业吗?店长:有不舍但没遗憾

  一半空间不卖书,免费看展览?

  “这店是富婆开的吧?”

  开业之初,来实体店的顾客很少,每天五六个人,与其说这是一家书店,不如说是开放的工作室。“当时大家都说,书店、花店、咖啡店是文艺青年创业杀手,这三种商业模式是文青的梦想,也是死穴,生存不易。”

  如今回过头来看,从2017年至今,1673天里,编辑鲸字号书店小报18期,每年平均到访保守估计2.5万人,举办展览24场。这是五年前很难想象的“成绩单”。

  书店刚开业时,有的客人进店一看,一半空间不放产品,免费看插画展览,便猜测“这店是富婆开的吧”。张晔被问得最多的问题也是“独立书店如何生存”。

曾经人气第一!上海一“网红书店”关店…如果不是疫情会结业吗?店长:有不舍但没遗憾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 路过的人只看到烟。”她总引用这句网传的梵高的话,“有人从远处看到书店的烟很大,其实是我们在篝火边拼命加柴。如果看到一家店特别好,就热情满满地去开一间,没有其他收入,那可能三个月或者半年就倒闭了。”

  鲸字号得以生存,最主要是因为它不只是一个书店,而是集合了线上艺术教育、公共展览、独立出版等项目的综合性平台。盈利主要不来自于书店,而是课程、策展、设计等等收入。所以书店没有销售指标,可以作为“品牌部”一样的存在,招待真正喜欢和从事插画行业的客人们。

  “插画师拿着自己的作品来投稿,手艺人把亲手做的东西放在这里寄售,他们把自己的东西放在别人这里,是期待有一个地方能够好好地容纳它。”张晔给店铺里定做了一个玻璃展示柜,作为“插画橱窗”。大型美术馆很少为插画举行展览,这个橱窗成了观众了解插画呈现方式的新窗口。随着作品和文创品越来越多,各地的插画师争相跑来“露脸”,店铺的人气也旺了起来。

  对国内很多青年艺术家而言,鲸字号就是知音和伯乐。这里通常是首家发现这些艺术家的机构,展览里八成以上都是插画师的国内首展。张晔说:“他们刚毕业,或者从学生时代起就和我们建立联系,我们帮他们宣传,做产品,一直到他们去到更广阔的天地。”

曾经人气第一!上海一“网红书店”关店…如果不是疫情会结业吗?店长:有不舍但没遗憾

曾经人气第一!上海一“网红书店”关店…如果不是疫情会结业吗?店长:有不舍但没遗憾

  5年店铺经营

  3年小亏、2年小盈

  2019年夏天,老店房租到期,满满的书和产品也早已让空间饱和,鲸字号考虑搬新店,他们遇到了很好的房东。房东在参观了鲸字号书店老店后,以很优惠的价格租给张晔。她说,“除了你们之外,还有做其他的店想承租,但我不想把我的房子变成美甲店、服装店,我喜欢你们这样的书店”。

  张晔他们没太改变老房子的痕迹,不拆的老吊灯,保留的旧壁炉,连斑驳的踢脚线都没有动。自忠路店开幕后,媒体和主播循着新展纷至沓来,突然的“爆红”让团队始料未及,张晔一开始很抵触成为“网红店”。但她很快意识到,正是因为这些关注,才让本就小众的插画进入更多人的视线,全国各地的游客、艺术生都来打卡。

  2020年之后,国内插画市场的活跃度大大提高,无论是出版插画、商业插画、独立品牌、衍生文创,各个领域都吸引了不少年轻职业插画师加入。疫情后,张晔和小伙伴们一度很恐慌,担心开店后人流骤减,但当时的情况并没有那么糟,“六七月出现了报复性消费,客人回来了很多,后来连做了三场高流量的展览,2020年的收益都拉回来了,还交出了一份漂亮的年终小结”。

  5年的店铺经营里,3年是小亏,2年是小盈,“总的来说完成了最初的构想——不亏就是干得漂亮!”这也给了张晔信心:只要把内容做好、预案安排好,即便有疫情还是能继续做下去的。

曾经人气第一!上海一“网红书店”关店…如果不是疫情会结业吗?店长:有不舍但没遗憾

曾经人气第一!上海一“网红书店”关店…如果不是疫情会结业吗?店长:有不舍但没遗憾

  但到了2021年,她发现这个信心有些不堪一击。插画师们自己做的册子没有书号,只能出现在艺术书展上。虽然书店有出版经营许可证,但和现在的地址不统一,不得不将纸制品全部清空,成了文创杂货店。

  有人建议再搬一次店,选一个可以办证的地址,也有好几家大商场向鲸字号伸出了橄榄枝,希望成立“更商业化”的店铺,但张晔都拒绝了。“我们的选书标准,合作的插画师,插画呈现的丰富性,都是我们的骄傲。但商场比街边小店的规则性强很多,我们可能要改变原有的想法,为了赚钱而选品,为了商业而扩张,那就失去了开店的意义。”

  今年春天,上海突如其来的封控让鲸字号书店更雪上加霜。书店停业,线下动弹不得,没有快递,辛苦多年培育的网购流量也断崖式消失,每天为数不多的新订单里还会不时跳出“待退款”的消息。

  “如果不是疫情,会宣布结业吗”

  “应该至少会做完这些展览”

  6月2日,“鲸字号书店”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出了自己的“毕业信”,6月底租约到期后将关闭线下店。

  “最近这两周,来店里的客人很多,每天可能有四五百位吧。”被问到营业额,店长梦雨挠了挠头,“现在折扣很低,几乎就是成本价出售,一天有几万营业额的话,利润也就一两千元吧。”

  “老板,这个多少钱?”有人举着小本子。“原价38元,打完折37元。”话音刚落,一阵笑声。“老板”梦雨立刻纠正,“27元。一天下来,说话都不利索了。”

  对“鲸字号书店”来说,这样的“巅峰”客流是少见的。“如果不是宣布关店,会不会有这么多人?说不准啊。会有‘报复性消费’吗?”梦雨没有答案。不过,“今年刚开头这两个月,店里几乎没有客人”。

  “如果不是疫情,会宣布结业吗?”梦雨也没有确定的答案,“我们的展览排期已经排到了年底。应该至少会做完这些展览。”

  展览,对“鲸字号”线下店来说,可能是最具魅力和特色的。目前店里正在举办插画师丰风的小型个展“Lonely Box”(孤独的盒子),展期原定至4月10日,阴差阳错,成为“鲸字号”的闭幕展。“展览为我们带来客流。”梦雨说。

曾经人气第一!上海一“网红书店”关店…如果不是疫情会结业吗?店长:有不舍但没遗憾

  眼下,已经策划好的部分展览将转至线上,另一种方向是与其他空间合作。在线下,喜欢“鲸字号”的读者依然有机会与它相遇。

  而且对于鲸字号来说,还有线上社群和课程,“虽然报名数据有过滑落,但总体没有受太大影响”。

  线上课程一直是鲸字号最主要的收入来源,眼下,各类艺术商店、美术馆和书店的合作也纷纷主动找来,让这场告别的底色不那么悲伤。

  关张不是结束

  而是重新出发

  “这些商品为什么不留着线上继续卖?记者问。

  “回馈喜欢我们的客人。倒是希望有人能把桌子、货架都‘买走’。”梦雨答。

  虽然是“最后一天”营业,店里的氛围不见伤感。重庆来的小吴说,“一到上海,就赶紧来了。忘了昨天是星期一,店休日。”“就算是最后经营的时间,还是要把‘店休’进行到底。”梦雨一边为她结账,一边笑着回复。

曾经人气第一!上海一“网红书店”关店…如果不是疫情会结业吗?店长:有不舍但没遗憾

  更多的顾客,是第一次来的新客。

  穿着衬衫、西裤的小余,刚刚见完客户,“就在附近。想起这两天刷到过这家店的介绍,就来了”。转了将近一个小时,他买了3幅插画,还在结账的柜台边挑了两个小摆件。“这幅准备送给爸爸,我自己买的两幅在那边。平时也喜欢逛画廊,如果早一点知道这家店,会常来的。”梦雨则给他介绍插画作者的名字,“大许,因为她姓许,可以搜她的账号,‘大许许大’。”如果小余愿意搜索一下,应该可以看到2019年“鲸字号”为插画师大许做过的访谈视频。

曾经人气第一!上海一“网红书店”关店…如果不是疫情会结业吗?店长:有不舍但没遗憾

  严格意义上来说,“鲸字号”不是一家书店,更接近于一家艺术、文创、插画、杂货的复合店。因为租住房屋的性质,本身难以办理出版经营许可证。

曾经人气第一!上海一“网红书店”关店…如果不是疫情会结业吗?店长:有不舍但没遗憾

  这家“不是书店的书店”受到喜爱,可能证明了迁入现址时“鲸字号”所办的第一个特别展的主题——“书店是通往各个世界的入口”,而这个“入口”通往何处,正是“鲸字号”未来要探索的。

曾经人气第一!上海一“网红书店”关店…如果不是疫情会结业吗?店长:有不舍但没遗憾

  “宣布闭店以来,有媒体报道,也有很多网友自发传播,为我们带来了不少以前可能并不是目标客源的客人。不少叔叔阿姨,甚至爷爷奶奶说,他们在群里看到了我们的介绍,就来看看。

  上海的老年人很懂生活,也热爱生活。线上课程不限地域,不限年龄,适合所有人,比如,为朋友画个画像,当成朋友圈头像,都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梦雨说,“尽管插画在国内仍然是小众行当,但它有可能让更多大众的生活变得更美好。”

曾经人气第一!上海一“网红书店”关店…如果不是疫情会结业吗?店长:有不舍但没遗憾

  “对,它是与插画师合作的。那边墙上有她的插画。”

  “所以它不仅是一个商品。”

  两个女孩抱着装着地垫的袋子走下楼梯。“以后我踩在上面的时候,都会想起踩过这个楼梯的感觉。”

曾经人气第一!上海一“网红书店”关店…如果不是疫情会结业吗?店长:有不舍但没遗憾

  书店的关张不是结束

  而是鲸字号的重新出发

  作者:施晨露 刘雪妍

发布于 2022-06-21 23:06:29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4
目录

    推荐阅读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