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气短”!多国重回煤炭发电!欧盟警告:不要向肮脏的化石燃料倒退

  俄乌冲突爆发以来,欧盟已经对俄施加了六轮制裁。但由于俄罗斯是欧盟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国,对俄制裁引起的反噬让欧盟国家处境艰难。面对“断气”危机,欧洲多国走起了“回头路”,将目光转向了此前一度计划淘汰的煤炭发电。德国、意大利、奥地利和荷兰已相继表明,将增加燃煤发电产量。

  欧盟对此表示已“采取紧急措施”应对天然气供应不足的威胁,并警告称“不要向肮脏的化石燃料倒退”。

  欧洲多国重回煤炭发电

  当地时间6月20日,荷兰政府表示,为应对能源危机,计划取消燃煤发电厂的产量上限。荷兰此前强制燃煤发电厂以最大发电量的35%运营,以限制二氧化碳的排放。此次宣布取消燃煤能源生产上限后,燃煤发电厂可以满负荷运转到2024年,可以节约大量天然气。除荷兰外,德国、意大利、奥地利等欧洲国家也正在寻找替代能源,并加大煤炭供应。

欧洲“气短”!多国重回煤炭发电!欧盟警告:不要向肮脏的化石燃料倒退

  德国政府19日发表声明称,出于供电压力,德国此次将会让封存的煤电产能重新入网。与此同时,意大利的燃煤电厂在过去几个月一直在囤积煤炭。

  奥地利政府19日称,将重启奥地利南部一座已经被关闭的燃煤发电厂。奥地利是欧洲第二个完全淘汰煤炭发电的欧洲国家,如今这一决定让奥地利重启煤炭时代。

  欧盟减少碳排放承诺受挑战

  当地时间20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欧盟已采取“紧急措施”来应对俄罗斯供应下降的威胁,包括节能措施和考虑哪些行业“优先”使用天然气。

欧洲“气短”!多国重回煤炭发电!欧盟警告:不要向肮脏的化石燃料倒退

  实际上,为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欧洲多国已承诺早日淘汰煤炭能源。欧盟承诺到2030年将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至少55%。

欧洲“气短”!多国重回煤炭发电!欧盟警告:不要向肮脏的化石燃料倒退

  根据欧盟提供的信息,意大利承诺到2025年淘汰煤炭,荷兰承诺到2030年、德国也承诺到2038年逐步淘汰煤炭能源。此番重返煤炭,显然与此前承诺相矛盾。欧洲环境组织成员叶利芙表示,为了让欧盟尽其所能实现《巴黎协定》中温度上升限制在1.5摄氏度的目标,最晚要在2030年淘汰煤炭,2035年淘汰天然气。几年前,这听起来雄心勃勃,现在整个形势发生了变化。我的意思是,现在这个想法行不通了,我们的步伐放缓了。

  欧盟警告:不要向肮脏的化石燃料倒退

  多国相继宣布重新转向煤炭发电引发多方担忧。据半岛电视台报道,来自非政府组织“气候行动网络(Climate Action Network)”的马卡洛夫(Neil Makaroff)表示,重新转向化石能源是“一个糟糕的选择”,将造成结构性后果。“当前的风险是用一种依赖性取代另一种依赖性:进口哥伦比亚或澳大利亚的煤炭、美国或卡塔尔的液化天然气,以取代俄罗斯的碳氢化合物燃料。”马卡洛夫说道。碳市场观察组织(Carbon Market Watch)同样认为转向煤炭“令人担忧”,并表示希望这一转向“尽可能是暂时的”。冯德莱恩则警告各成员国不应在削减化石燃料使用的长期努力中走“回头路”,而需继续关注对可再生能源的大规模投资。“我们必须确保我们利用这场危机向前迈进,而不是向肮脏的化石燃料倒退。”冯德莱恩说,“二者间不过一线之隔,目前还无法确定我们是否会转向正确的方向。”另外,她引用数据称,与去年同期相比,欧洲2022年第一季度天然气消费量下降了9%,工业界一直在减少天然气的使用,部分原因在于天然气价格已接近历史最高纪录。她补充说,假使消费者将供暖温度调低2℃,就可以大幅减少天然气的消耗。与此同时,冯德莱恩强调了最近其对东地中海地区的访问,欧盟希望位于该地区的以色列、塞浦路斯和埃及最终可以提供额外的液化天然气。她还提到,挪威、阿塞拜疆等国的生产商正在通过增加产量来为欧盟提供俄罗斯天然气的替代品。FT刊文分析认为,俄乌冲突使得欧盟转向可再生能源的计划更具紧迫性。5月18日,欧盟正式公布一项名为“REPowerEU”的能源计划,该投资计划总额约为300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1270亿元),旨在于未来几年内减少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实现天然气来源多样化,并加快向清洁能源转型。冯德莱恩表示,“REPowerEU”计划将增加可再生能源投资并简化相关条例,以便包括风电场在内的项目更快建成。

  汽油进入“10元时代”高油价将让煤炭的角色重新被认识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天然气之外,按照当前紧张的国际原油供需形势和历史经验来看,油价仍将在不短的时间内保持高位运行。石油是现代工业之母,是当今世界头号能源。除了提炼成品油作为燃料广泛使用,石油还是化工行业的基础,为塑料、化肥、化妆品、药品和纺织品等产品提供原料。可以说,石油已经渗透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价格大幅波动势必会给生活带来影响。“缺油少气”是我国基本国情。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高达70%以上,且未来增产空间有限。要化解这一能源安全的关键掣肘,必须高度重视可再生能源发展。“十四五”时期是能源低碳转型的关键期、攻坚期,要制定更加积极的新能源发展目标,大力推动新时代可再生能源大规模、高比例、高质量、市场化发展,着力提升新能源消纳和存储能力,积极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健全完善有利于全社会共同开发利用可再生能源的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为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提供坚强保障。并以清洁能源体系为基础,引导产业向低能耗、高技术方向发展,逐步降低石油在产业经济中的比重。另外,高油价也将让煤炭的角色重新被认识。有一个普遍观点,煤炭燃烧是最主要的大气污染来源之一,使用煤炭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比石油高30%,比天然气高70%,被欧洲人称为“恶魔的粪便”。但有意思的是,人类从木柴时代向煤炭时代转型时,煤炭曾经被认为是一种清洁能源,因为相比木材的燃烧,煤炭带来的污染更少。在当前技术条件下,煤炭已经被证明是一种可以被清洁利用的能源产品。高油价下,欧洲多个国家重启煤炭发电以应对能源短缺。欧盟委员会表示,“一些现有煤炭产能的使用时间可能比最初预期的要长”。煤炭是我国的主体能源,减煤速度过快、力度过大,将削弱煤炭对保障能源体系安全运转的“托底保供”作用。在合理有序推动煤炭消费减量的同时,应推动煤电机组节能提效升级和清洁化利用、开展煤电机组供热改造,并加快实施煤电机组灵活性改造。同时,适度推进以煤制油、煤制烯烃为代表的现代煤化工发展,逐步推动煤化工产品走向高端化、高值化。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也是对高油价的对冲。

  来源:中国经营报综合自央视新闻客户端、经济日报、澎湃新闻等

发布于 2022-06-23 21:06:21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4
目录

    推荐阅读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