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经济部长警告:能源市场或面临“雷曼式效应”

  作者: 冯迪凡

  [ 前述国际机构资深环境官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当今世界讨论大宗商品,谈的都不是单一指标,而是其综合值,因为现代科学工业的发展导致了很多的中间产物,平常一般人没有机会听到这些产品的名字,但在工业使用过程中是必不可少的,为此只要一个环节出问题,随之上下游无数的产业链会出问题。 ]

  上周四(23日),德国经济部长哈贝克(Robert Habeck)宣布,该国将进入其天然气应急供应紧急计划中的第二阶段:警报阶段。

  哈贝克称:“即使我们还没有感觉到,我们也已经处于天然气危机之中。从现在开始,天然气是一种稀缺资产。”他补充道,如果供应继续下降,价格继续上涨,可能会产生连锁反应,对能源市场造成无法挽回的广泛损害,产生能源市场中的“雷曼式效应”。

  受此消息影响,欧洲天然气基准价荷兰天然气TTF同日上涨8.8%,达到138欧元/兆瓦时,为6个月新高。德国电力价格同样飙涨,明年交付的电力价格飙升至256欧元/兆瓦时。

  一位国际机构资深环境官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德国是制造业大国,天然气是德国能源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且这种燃料不仅对于家庭供暖重要,对于化学、制药和金属行业的工业过程更是至关重要,譬如用大众最容易理解的化肥产品来说,天然气就是化肥生产的重要原料,比如尿素生产等。

  “整个市场在某个时候有崩溃危险”

  德国政府的德国天然气应急供应紧急计划分为三个级别:预警级别、警报级别和紧急级别。

  如到了警报级别,理论上,德国可以允许公用事业部门将高价格转嫁给顾客,从而帮助降低需求,以防止长期供应短缺。然而这不会自动发生,需德国联邦网络管理局的正式同意。此前德国国内的悲观估计是,如走到警报级别这一步,将使德国这个欧洲最大经济体损失数百亿欧元,并可能使德国经济陷入衰退。

  德国各工会领导人则警告称,数十万个工作岗位将面临风险。“届时,德国经济也有可能进入‘二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危机’。”巴斯夫首席执行官布鲁德米勒(Martin Brudermüller)此前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表示。

  在目前的水平上,“能确保供应安全,但局势紧张。”哈贝克此次表示,“整个市场在某个时候有崩溃危险”。

  从6月14日开始,连接俄罗斯和德国的“北溪1号”管道沿线的天然气供应开始减少,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回应这缘于一个技术问题,即由于加拿大的制裁,西门子能源公司维护的抽水设备滞留在蒙特利尔无法返回俄罗斯,其后果是,俄罗斯输往德国的天然气产能削减了60%,而整个欧洲的天然气价格飙升了24%。

  2021年,俄罗斯天然气占德国天然气进口总量的55%,2021年一季度,这个数字是40%;在俄乌冲突发生后,截至5月底,德国已经将进口的俄气降低到进口总量的35%,且短时间内不能再降了。

  “价格已经很高了,我们需要为进一步上涨做好准备。这将影响我们的工业产出,并给许多消费者带来很大的负担。这是一种外部冲击。”哈贝克说,在明年冬天之前填满储气库是德国的“当务之急”。

  但他承认德国的能源安全前景变得难以预测,更严格的能源配给措施可能是不可避免的,“工业、公共机构和家庭的所有消费者都应继续尽可能减少天然气消耗,这样我们才能度过冬天”。

  根据德国官方数据,德国目前天然气存储水平约为满额储气量的56.7%。按照目前的天然气流入速度,德国需要116天才能达到其将天然气储存水平提升至90%的目标,这意味着需要到今年10月中旬才能做到这一点。

  为何是“雷曼式效应”?

  伴随德国政府拉响警报,德国公司迅速做出反应。

  巴斯夫宣布,随着天然气价格飙升,可能会减产。宝马公司则表示,可能会从第三方购买电力,而不是运营自己的燃气热电联产厂。

  德国工商总会主席阿德里安(Peter Adrian)表示:“尽管短期内天然气供应仍然有保障,但各行各业都非常担忧。”“鉴于这些乌云正在聚集,我们现在必须共同努力,尽一切努力为冬天节省汽油。”他补充说。

  为何哈克贝会发出如果供应继续下降,可能会产生能源市场中的“雷曼式效应”这样严重的警告?

  此前布鲁塞尔智库Bruegel曾测算,如果俄罗斯方面完全切断供应,那么欧洲将无法实现其将天然气储存到80%左右的目标,并被迫寻找液化天然气和煤炭等替代品,引入工业天然气配给制。反过来,这将导致经济放缓,并可能引发全球衰退甚至能源市场崩溃。

  在这份预测中,Bruegel计算了三种情景,并指出如果俄罗斯完全断供,即使是创纪录的非俄罗斯进口天然气行为,也不足以在明年冬天之前充分补充欧洲库存。欧洲必须将需求减少至少400亿千瓦时,或年需求的 10%~15%。

  前述国际机构资深环境官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当今世界讨论大宗商品,谈的都不是单一指标,而是其综合值,因为现代科学工业的发展导致了很多的中间产物,平常一般人没有机会听到这些产品的名字,但在工业使用过程中是必不可少的,为此只要一个环节出问题,随之上下游无数的产业链会出问题。

  他举例称,譬如氢气,是化工生产中使用度特别高的原料之一,而主要生产氢气的方式,就是通过天然气来转化生成,天然气主要成分是甲烷,分开就是碳和氢。“整体而言,工业用天然气使用范围很广,化工厂热源大多使用煤炭,因为用煤成本低,而化工厂中天然气真正使用最多的是其工业用途,是作为工业原材料进入使用的。”他称。

  北京大学能源研究院副研究员李想近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了目前德国能源转型的模式,即最近几年德国增加了大量可再生能源电力,而这一方式可行的前提是有足够的燃气电站提供电力系统的灵活性。

  “电力系统的供给需求必须是平衡的。风电和光伏都被称为波动性可再生能源,比例过高时,就需要很多灵活性电力资源帮助实现供需的实时匹配,这也就是天然气发电在德国能源转型中发挥的重要作用。”李想介绍道,“德国的减碳主要是通过退煤,同时增加适量的天然气发电,再加上大量的波动性可再生能源实现的。”

  而即便回到部分启用封存煤电厂的老路上,德国是否能够填补俄气断供缺口?

  前述国际机构资深环境官员表示:“很难。如能源危机持续,这几年欧洲国家的趋势恐怕会朝发展核能的方向转变,不过德国国内由于绿党原因,目前放弃‘弃核’路线的可能性较低。”

发布于 2022-06-27 06:06:06
收藏
分享
海报
0 条评论
9
目录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